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全職贅婿 > 第226章太子要反!國君出巡!

      第226章太子要反!國君出巡!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第226章太子要反!國君出巡!
        
            ······
        
            朝堂之上氣氛極為凝重。
        
            秦政臉色陰沉的嚇人。
        
            他現在全身都有一股濃愈的殺意在散發著。
        
            趙川和許官正都跪在地上,二人身體顫抖著。
        
            這一次,他們深知事情不妙了。
        
            他們只怕要完蛋。
        
            只是為什么一下子會變成這樣,他們卻是不解,一臉懵。
        
            這一切都是有人設計的嗎?
        
            否則,這也太巧了吧!
        
            趙康也被帶進政和殿中,還有狀告的百姓。
        
            秦政沒有聽這些人說什么,便是怒的要將面前的桌子掀飛。
        
            不過,他忍了下來。
        
            對趙康還有狀告的百姓,秦政一一進行了詢問。
        
            這下子,剛剛還叫冤的趙川和許官正都沒有話說了。
        
            凌王臉上露出喜意。
        
            太子秦元昭面色卻是極為不好,此時,他已經不敢替趙川和許官正求情了。
        
            他們這是完了啊。
        
            而且,稍有不慎,甚至是會連累到自己啊。
        
            此時,當秦政目光似不經意,從秦元昭身上掃過時,秦元昭的心都在跳。
        
            他怕極了。
        
            那雙眼睛,此刻看著為什么那么恐怖,好像要噬人一樣。
        
            秦元昭心里徹底慌了起來,他從來沒有這么怕過。
        
            “你們真是叫朕刮目相看啊,堂堂的朝廷大員,不思為王朝出力,竟是貪贓枉法,也罷,這一次,朕就好好查查你們?!?br />  
            秦政終于開口了,他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
        
            “許官正,你參朱榆的事情,可是事實?”
        
            他突然問道,把朱榆給嚇了一跳。
        
            自己看來也跑不了啊。
        
            “臣所說句句實言,絕無虛假?!?br />  
            許官正知道自己完了,但是一定要扳倒朱榆,也算是拉一個陪葬的。
        
            “好,你們真是狗咬狗啊,很好?!?br />  
            秦政氣壞了,這一下子,這些朝廷大員都查下去,真是要動搖朝堂了,甚至是會動搖國本啊。
        
            不過,秦政絕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傳旨下去,戶部尚書趙川、吏部尚書許官正,二人革職查辦,刑部尚書朱榆暫時羈押,待案情查清再做定奪?!?br />  
            秦政朗聲開口,聲音透著深深的冷意。
        
            “此事交由監察院主理,立即恢復原監察院御史嚴鐸之職,由其負責此事。
        
            至于秦王待事情結束,再說?!?br />  
            眾人都清楚,秦政要說什么,是說賞秦王的事情。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誰會在乎這些。
        
            ······
        
            趙川和許官正都被關進了天牢之中。
        
            朱榆則因為案件沒有真正查清,被關進了大理寺。
        
            而嚴鐸則是從里面出來,還官復原職。
        
            從而也可見,秦政的可怕。
        
            在如此憤怒的情況,依舊可以利用此局,將嚴鐸借機發出,而且這個時候,絕對不會有人再敢出面反對。
        
            至于王渾,只怕一時半會兒,還是出不來的。
        
            ······
        
            大理寺牢房。
        
            凌王見到了朱榆。
        
            “凌王,臣讓您失望了,只怕此次,臣是完了?!?br />  
            許官正參的事情,自然是真的。
        
            所以,朱榆清楚,以嚴鐸的能力,一定能查出來。
        
            而且,作為忠于秦政的嚴鐸,絕對不會有任何手下留情之意。
        
            他會根據律法,整死自己。
        
            自己沒有活路了。
        
            “朱大人,本王也想救你,但是現在局面你應該清楚,本王鞭長莫及啊,父王已經動了真火,這一次,你已經沒有活路,當然,趙川和許官正也要完?!?br />  
            凌王有些無奈道。
        
            手下的大員又倒了一個,他十分心疼。
        
            不過好在太子手下要倒兩個,加上之前倒下的吳樓,太子手下三大官員全部完蛋了。
        
            而他手上,至少還有兵部尚書任泰。
        
            不管什么時候,握有軍權,都是一絲最后的保障。
        
            這也是凌王的底牌。
        
            ······
        
            天牢之中。
        
            太子見到了趙川和許官正。
        
            秦元昭畢竟是太子,將二人帶到了一間干凈的牢房中。
        
            “太子,這一次,我和許大人,已經完了,國君是不會放過我們的?!?br />  
            趙川說道。
        
            許官正道“是啊,這一次國君動了真火,我們肯定好不了。只是這一切發生的都太讓人意外了,沒有任何防備?!?br />  
            “兩位認為這是巧合嗎,是意外嗎?本太子怎么感覺是有人在刻意設計的呢?如果沒有出事,本太子還沒有察覺,現在想想,這一切都是策化好的?!?br />  
            秦元昭一臉冷意。
        
            趙川道“臣也是這樣想的,前前后后的事情聯系在一起,這分明就是一個局。
        
            先是陳朝查賬,被我們阻止了,可其后,便是秦妃和秦王回鄉探親,而偏在這個時候凌王又遭到刺殺,嚴查各處城門。
        
            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為了不讓我們的人能進城報信。
        
            就是為了配合秦王。
        
            只是讓臣想不明白的是,凌王怎么會和秦王聯手呢?”
        
            秦元昭輕哼一聲道“聯手,不至于,秦元恒那個榆木疙瘩絕對不會和凌王聯手。本太子說句自嘲的話,秦元恒心里十分的傲,他根本沒把我和凌王放在眼里,不屑與我們為伍。
        
            所以,本太子想,秦元恒一定是被凌王給利用了。
        
            我和凌王都清楚秦元恒,他一旦遇到這種事情,肯定會管,而且會一管到底。
        
            只是凌王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讓本太子極為意外。
        
            不過”
        
            “不過什么?”
        
            趙川和許官正都是詫異。
        
            秦元昭道“這一切,若本太子猜的不錯,一定都是陳朝為他謀化的?!?br />  
            一想到這個,秦元昭就覺得陳朝既可怕,又可恨。
        
            甚至是他心里有些微微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動商淺雪。
        
            如果沒有商淺雪這回事,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和凌王一樣拉攏陳朝了。
        
            現在陳朝反過來幫凌王,他知道,并非是凌王有多了不起,而正是因為他傷害了商淺雪。
        
            那可是陳朝心愛的女人啊。
        
            只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
        
            那時他并不知道商淺雪和陳朝的關系,即便知道,他也不會放棄那時的想法。
        
            畢竟,他以前從來沒有把陳朝當回事。
        
            一個小小贅婿而已。
        
            “太子,我和許大人完了,為了太子,我二人死不足惜,但還請太子能盡量多救救我們的家人,臣給您磕頭了?!?br />  
            趙川和許官正都跪了下去。
        
            秦元昭冷哼道“你二人的罪,你們認為能保住你們的家人嗎?你們認為本太子現在有那個能力嗎?”
        
            “這請太子息怒,是臣等言過了?!?br />  
            趙川和許官正不禁嘆息,是啊,他二人的罪,一旦全部查出來,誰的家人都無法幸免的。
        
            “不,你們的要求并不過分。本太子現在的確是沒有辦法保住你們的家人,但是若是做了另外一種選擇,保你們的家人,甚至是保你們又有何難?!?br />  
            秦元昭微微仰頭,目光中透著幽冷之意。
        
            “太子想做什么?”許官正詫異。
        
            趙川卻是大驚道“太子,你要反?”
        
            他突然住口不敢再說。
        
            “沒錯,本太子就是要反,現在這種情況下不反又能做什么,你們兩個糊涂了嗎?你們即便把所有罪名都承擔下來,可是你們貪的銀子在哪兒?即便沒有現銀,總要有實物吧,可是根本沒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