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死神逃學日記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放行!

      第四百四十八章 放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退一步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克雷芒的計劃效果肯定會大打折扣,正如一本小說事先看了結局,閱讀的驚喜感也會大打折扣一樣……他就算能夠按照計劃那樣將毀滅之光推出圣城,圣殿門徒事先吼的這些話,也會引來非議和猜測的!
        
            圣騎士大聲質問道:“快采取措施??!你也是圣殿門徒嗎???”
        
            海倫娜只是流露出了傷感的笑容,她輕聲道:“大人預見到了這種情況,說讓我不必慌張,他說今夜之后,一切的污蔑與陰謀都將灰飛煙滅,圣殿必將弄巧成拙?!?br />  
            其他的圣騎士們奮力按住凱特拉斯,將他束縛擒拿,夜晚冷風呼嘯,圣殿門徒們的聲音此起彼伏,八百連營陷入混亂,但這一切嘈雜之聲在姬莉耳邊,仿佛屬于另一個世界……她終于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什么事情,圣騎士上前兩步,死死地按住了海倫娜的肩膀,顫聲道:“你說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你說話??!”
        
            她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焦急和怒火,大聲道:“西格瑪現在就在云中城!告訴我!他在為圣城而戰??!你要看著他死去嗎???”
        
            海倫娜將姬莉推開,眼中閃爍著悲傷與凄迷,她輕聲道:“就算告訴你,又怎么樣呢?此時圣城周圍已經全面戒嚴,任何向云中城進發的人,都會被視作攜帶毀滅之光的嫌疑者,會被空地部隊攔截甚至打擊,就算是圣域強者,也無法硬闖,你能怎么樣呢?”
        
            姬莉的思維急速運轉:“我們可以在城外用圣光對西格瑪進行……”
        
            “這是不可能的?!焙惸葦嗳痪芙^,“在你眼中。也許西格瑪很重要,但在我眼中,他無法跟教廷千年的聲譽與克雷芒大人的命令相提并論,我不允許你做出這種事情,這是我的底線……姬莉,你如果想救西格瑪,只能自己去?!?br />  
            姬莉惡狠狠地盯著海倫娜,但對方不為所動,平靜卻堅決地回望著她,短短的十數秒鐘。對姬莉來說卻恍如隔世,最終,她慢慢地松開了海倫娜。拔出了戰劍,圣光透體而出,聯動營帳之中的圣武具,片刻之后,一聲金鐵交鳴從營帳方向傳來,輝煌的圣甲部件沖天而起。呼嘯而落。短短數秒之間,已經將姬莉的全身覆蓋。背后的推進器噴射出了濃烈的光子流,將圣騎士緩緩托向高空。
        
            就像一輪輝煌的太陽。在無邊的永寂之中緩緩升起,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我的兄弟姐妹們,袍澤們。以及所有善良的人們……”姬莉的眼神穿過層層的黑暗,望向夜空之中矗立的圣城,“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也許我們安逸太久,不知何時開始,原本榮耀而神圣的圣職者隊伍中,漸漸出現了名為圣殿門徒的叛逆和棋子……他們不僅將圣城置于絕境,還在破壞著我們之間最真摯的信任,我們之間的手足之情。我們之前何曾有過這種困境?前些天還與你一起祈禱的袍澤,居然是隱藏著的叛逆,如今的你我,看著原本熟悉的音容,心中是不是會涌現出陌生和戒備?”
        
            “已經有太多的猜測和陰謀論了……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或許一切的背后,隱藏著令我們絕望的黑暗,但至少,至少這些日子里犧牲的勇士們,那些用生命來履行誓言的袍澤們,有一個人對我說,他們的犧牲絕非毫無意義?!?br />  
            “我們的末日到了嗎?如今的城外匯聚著光明的洪流,全大陸的信徒們愿意與我們并肩作戰,有無數如同你我的圣職者愿意為了這偉大榮耀的教堂所犧牲,我們依然抱有強烈的信心與對光明的追求……有一個人,他心中藏著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的真相,即使在最危險的現在,依然回到了圣城之中,為了與他毫不相干的人戰斗著?!?br />  
            “我們的末日到了嗎?原本團結一心的圣職者隊伍即將埋下猜忌的種子,彼此之間的不信任將擴大裂縫,戰無不勝的圣騎士們將從內部分崩離析……真的是這樣嗎?我不相信,我們的先祖從黑暗時代起,在風雨飄搖的大破滅時代點燃輝煌的圣光,照亮亂世之路,圣職者們在戰亂中守護弱者,建立新的秩序,我們守護弱者,我們保衛人族,我們信仰圣光,我們應著父神的旨意,做著他所喜悅贊賞的事情,我們的圣光熊熊燃燒,宛如烈火般奔流咆哮,這圣光依然可以宛如利劍一般,刺破這令人絕望的黑暗,我們的末日真的到了嗎???”
        
            “我!不!相!信!”騎士女神的聲音響徹著天空,震響在所有人的耳畔,她第二次重復道,“我不相信?!?br />  
            沒有滔滔的氣勢與雄奇的語句,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這些天經歷的事情,想起了小時候聽過的故事,想起了英雄,想起了守護,想起了犧牲。
        
            姬莉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鋒利的語氣漸漸轉為柔和:“所以,那就試試看吧,我,姬莉-克萊爾,現在要奔赴圣城,我不能說明我的目的,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我要去見一個人,那個人是一名死靈法師,他叫西格瑪,直至現在,他依然在教廷中,為了守護這間教廷而戰,是個很傻的傻瓜對不對?我要去救他,或者,跟他死在一起?!?br />  
            “而我想要的,只是大家的等待,注目,以及信任?!笔ヲT士輕聲道,“信任西格瑪,信任我,信任我們能解決一切,信任我的目的,信任我并不是圣殿門徒,信任我的身上沒有毀滅之光,就像我們最初一樣,從黑暗時代,一直到現在,圣職者守望相助的袍澤之誼,在這最黑暗的時刻,回想起我們當初的決心與意志?!?br />  
            說完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氣,向圣城飛去,圣騎士沒有多說什么,但潛臺詞一覽無余——如果不肯相信的話,那就擊墜我吧,至少我要跟他死在一起。
        
            人們靜靜地望著這個在天空中移動的太陽,看著這位圣騎士飛向天空,周圍一片死寂,誰都不敢輕舉妄動,誰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直至一道圣光從地面亮起,直沖天際,射向毫不設防的姬莉。
        
            人們的驚呼聲響起,但下一刻變成了驚異,那一道圣光并沒有殺傷力,像是探照燈一般,將身穿圣武具的騎士籠罩起來。
        
            地面上,海倫娜張開右手,對準天空,圣光自此而出,圣域強者淡然一笑,高聲道:“圣騎士姬莉-克萊爾即將進入圣城領空,衛戍部隊放行!”
        
            片刻之后,第二道圣光從烈陽圣騎軍駐地閃現,圣騎士們的齊聲吶喊響徹天空:“圣騎士姬莉-克萊爾即將進入圣城領空,衛戍部隊放行!”
        
            第三道,第四道,圣城周圍八百連營,一道道圣輝射向天空,一聲聲吶喊震撼蒼穹:“圣騎士姬莉-克萊爾即將進入圣城領空,衛戍部隊放行!”
        
            直至圣光閃耀于天空之上,吶喊聲宛如雷鳴,在教廷歷史上最黑暗和最嚴峻的日子,這一群傻到了極點、幾乎從不按常理出牌的天真的圣職者們,選擇將最寶貴的信任和所有的希望,托付到了一位年輕的圣職者身上,以圣光為她開路,喝令放行。
        
            此刻距離凌晨,已經不足兩個小時。
        
            ¥¥¥¥¥¥¥¥¥¥¥¥¥¥¥¥¥¥
        
            ps1:最近兩天發生了一些事情,心如亂麻,希望這一章令大家滿意,也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厚愛,我從你們的身上收獲了遠超想象的鼓勵和幫助,就像我所說的那樣,我們有始有終。
        
            ps2:啊,很抱歉,昨天讓訂閱的朋友們花了五個起點幣看通告,沒辦法,縮不了篇幅啊。
        
            ps3:如果某一天,連手機端都無法看更新的話,請移步本書,就算發生了最糟糕的情況,至少我可以在貼吧更新……在這之前,請能支持正版的朋友,繼續支持正版閱讀,起點雖然坑,但我很無辜啊,我總得有錢吃飯吧,對了,我還能收到打賞的,昨天去后臺看了,這個跑不了。
        
            ps4:如果可以的話,請加一下我的新浪微博,id是“學霸殿下”,滿足一下我的虛榮心,有些事情我也許會在微博里講,嗯,就這四個字,不過更新還是去貼吧看吧,我覺得自己發很危險,所以請了一名得力的狗腿哦不,心腹干將來做這事。
        
            ps5:就這樣……屏蔽的事情,我會想想辦法,中秋到來,預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未完待續。(520。))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