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终结

      终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家贤这一身,对于梅姨娘的心结来说,比什么www..lā
        
        “请梅姨娘回方家吧?!焙渭蚁图虻ハ铝?。这些年她虽然不在方府,但是方府大大小小的事务还都是请示她的,伍薇小姐是个天真单纯又聪明的人。
        
        “以前夫人的那间佛堂,从今往后,就归您了?!惫赜诿芬棠镌趺创χ?,方其瑞说都听她的。
        
        她就不客气了。
        
        瞥了一眼方其瑞,他仍旧是没有说话。
        
        何家贤觉得这一身诰命服饰,穿得真是舒服。
        
        用方玉珠的话说,如今,她也是能在燕州城,横着走的女人之一了。
        
        四十岁正生前夕,方其瑞辞了翰林院的官职,还乡。
        
        何家贤若是还不明白他的诚意,就真是傻子了。
        
        方其瑞折腾了这些多年,厌恶读书的他重新拿起书本,就是为了站队。
        
        告诉她,他知道错了。他要站在她这边,而不是梅姨娘这一边。
        
        所以,她收到她的诚意,也宽宥了梅姨娘,给了她一个安逸的去处。
        
        十年的牢狱,也够梅姨娘受得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泵芬棠锕蛟诜鹎?,念念叨叨。
        
        “我从牢里都熬出来了,她居然还想气死我,休想!”阿秀听着梅姨娘每日神叨叨的,越来越害怕。
        
        “阿秀,你去叫那个贱女人过来?!泵芬棠锿鲁稣饷匆痪?。
        
        阿秀一愣,浑身一哆嗦:“姨娘可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叫她吗?”梅姨娘冲阿秀怒目而视,枯干的脸颊,像被抽空了的池水。
        
        阿秀吓得半死,看着眼前这个早已经面目全非的老妪,非也似的跑了出去。
        
        何家贤根本不理会她,晚上将她晚餐改成了馒头和清水。
        
        “贱女人!”梅姨娘没想到何家贤居然已经完全不把她当个人看,怒道:“二爷呢?”
        
        “奴婢没见到二爷,二爷上京去了。现在府里都是二奶奶做主了?!卑⑿阈⌒囊硪?。
        
        梅姨娘将那个馒头扔得远远的,突然冷笑起来:“你再去请,就说,我可以告知她许多真相?!?br />  
        譬如,方老爷的死,譬如,陈氏的死,譬如,方玉婷的死……
        
        阿秀愈发觉得恐惧,连滚带爬的出去报信。
        
        何家贤来了。
        
        她笑意盈盈的过来,专程换上一身诰封服侍,端正庄严,如佛堂里供着的观世音菩萨。
        
        只要与梅姨娘见面,她都特意换上。
        
        “姨娘要说什么?”她俯下身问。
        
        梅姨娘闭着眼睛念念有词,不理会。
        
        还想用老招数晾着她。
        
        何家贤冷哼一声,立时转身往外走。
        
        “等等?!泵芬棠锲鹕?,朝着她的背影:“你别得意,若非我恰好在牢中,诰封怎么也不会轮到你身上?!?br />  
        “你错了?!焙渭蚁托ρ照箍骸拔疑愣拥钠?,他专程给我挣的?!?br />  
        “你胡说!”梅姨娘指着何家贤,气得直哆嗦:“你大概不知道,历来诰封,只要有母亲在,哪里先封媳妇的?”
        
        “母亲?”何家贤一直冷笑:“陈氏已经去了那么久了,二爷何曾有母亲?朝廷已经查证过了,不然,也不会给他官职?!?br />  
        梅姨娘脸色灰败,她差点忘记了,她只是个姨娘,到现在都没转正呢。
        
        “那二爷没跟上面通报,他还有我这个生他的姨娘在……”
        
        通报什么?
        
        何家贤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有个作奸犯科的姨娘,朝廷不追究,不设他的污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br />  
        “行了,别废话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不服气罢了?!碧瓢捉醒├嫔侠矗骸澳愀嫠呙芬棠?,二爷此去上京干什么了?”
        
        雪梨道:“二爷努力科考,就是为了给二奶奶挣这份诰命,二爷如今上京去辞官去了?!?br />  
        梅姨娘目瞪口呆。
        
        她的儿子,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千辛万苦,高龄参加科举,坚持了十来年,然后,封了诰命,就要葬送大好的前途?
        
        这是什么事?她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你快给方其瑞写信,教他赶紧回来,别辞官,好好做着官……”这么多年,任他好说歹说,方其瑞都不肯读书走仕途,如今人人炙手可热的职位,他偏要辞了,定然是这贱女人教唆的!
        
        “他不喜欢做官,喜欢做生意。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何家贤反问。
        
        “做生意有什么好?身份低微,被人瞧不起!”梅姨娘怒斥:“你懂个屁!”
        
        “我不懂??晌抑勒庑┠?,你吃的喝的,穿金戴银,丫鬟婆子的使唤,靠得都是做生意人的钱……没有这些,你连饭都吃不起!”何家贤反驳她。
        
        “我堂堂阁老的孙女,肯吃他们的饭那是他们的荣幸,是他们的造化!”梅姨娘越说越激动,她一把抓住何家贤,使劲摇晃她的肩膀:“你写信!写信!官不能辞,绝计不能辞!”
        
        “这些年,你总把二爷当作你的一个物件儿,控制他,占有他。想让他哭就哭,想让他笑就笑。你可知道,他想要什么?”何家贤由着她疯狂得摇晃,自顾自将她推开,拍拍衣衫,很是不屑,似乎被她弄脏了的地方,非常恶心。
        
        “他要你的理解,要你的关心。你没有?!焙渭蚁屠浜撸骸胺炊?,你杀了方老爷,杀了他爹……”
        
        “小时候,他不懂得分辨,被夫人压制得寸步难行。他以为能从你这里汲取温暖,可是,你的温暖都是虚假的?!焙渭蚁臀狡淙鸩恢担骸澳阒皇窍?,让他为了你去参加科举,去挣诰命,去让你如同你的小时候一般,还是阁老孙女那么风光?!焙渭蚁陀翟狡骸澳阆牍挥?,你的儿子,他想要的是什么?”
        
        “你没有想过,从未想过?!焙渭蚁团溃骸澳阕运酵付?!”
        
        “我没有,我不是!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不疼他!”梅姨娘似乎被人戳中了心事,怒气冲冲。
        
        “那方老爷对你疼爱了这些年,明知道你罪臣之女的身份,却一直小心翼翼?;つ?,你还不是下狠手!”何家贤怒问。
        
        梅姨娘一愣,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你都知道!”
        
        “不仅是我,二爷也知道?!焙渭蚁偷勺潘骸澳慊棺龉裁醋锬跎钪氐氖虑?,需要我一一数给你听吗?”
        
        “不用,我自己说?!泵芬棠锍灏⑿慊踊邮郑骸暗俏抑荒芩蹈阋桓鋈颂?,其余人,不行?!?br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