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女總裁的最強兵王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古縝大開殺戒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古縝大開殺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結果,正好與古縝碰了個滿懷!
        
        “古縝!是你!”柳北玄瞇著眼睛,他看到了古縝渾身的殺氣,心中駭然,軍刺悄悄的劃到了手上。
        
        柳北玄左右看看,心中一股子極其不詳的預感籠上了心頭,他問道:“青龍尼?刀娘尼?你吧他們怎么了!”
        
        柳北玄追問,雖然他是無情道,但是青龍和刀娘是柳北玄最好用的棋子之一啊,也是唯二的棋子,如果失去了他們,對于柳北玄的損失,實在是巨大的。
        
        所以此時的柳北玄,才勃然大怒!
        
        “古縝,你找死!”柳北玄憤怒的說到,他還以為古縝和在米國的時候一樣,仍他宰殺尼。
        
        而此時古縝囂張的說到:“那兩個廢物,已經被我,搞死了!”
        
        “古縝!”柳北玄憤怒極了,渾身熱火燃燒!
        
        “古縝,你去死吧!”
        
        柳北玄怒吼。
        
        同時一把軍刺直接刺了出來,一股巨大的殺氣,一股巨大的殺傷力,直接沖到了古縝的面前,巨大的殺氣不斷出現。
        
        武技,戰爭,怒!
        
        “死!”古縝同樣也是一聲怒吼,新亭侯展開,一道巨大的強大無比的,匹練的白色刀光,猛地斬殺而出!
        
        武技,庶民怒!
        
        庶民一怒,血濺五步!
        
        一股巨大的殺氣沖撞而出,這一次,古縝再無留手,先天巔峰的實力毫無遺漏的斬出!
        
        而柳北玄,一開始還只是嘴角冷笑冷笑,好像古縝根本不值一提一樣,結果兩者相擊,柳北玄,直接被打的倒飛而出。
        
        柳北玄滿臉不可思議,看著古縝,根本不敢置信的說道:“你怎么會那么強!”
        
        古縝剛剛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有有情道的先天巔峰那么強了,而古縝,才只是先天初期??!
        
        不僅如此!
        
        柳北玄是無情道,所以他的實力,其實是有情道的先天中期,可是卻被古縝爆發,可見古縝有多強大!
        
        “不可能,不可能,難道你也選擇了無情道!”柳北玄看著古縝,不可思議的問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身上沒有半點無情道的氣質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這不可能??!”
        
        柳北玄怒吼!
        
        而此時,古縝卻淡然的笑著看著他,指著自己心臟部位說道:“能讓自己真正變得強大的,不是所謂的無情道,也不是所謂的有情道,而是你心中必須堅持的正道!”
        
        “連正道都沒了,你就連人樣都沒有,這樣的你,談什么強大?”
        
        “柳北玄,你一輩子,都想不清楚這個道理??!”
        
        “那么你就會一直弱下去!”
        
        “你,只有死路一條!”
        
        古縝怒吼道。
        
        而柳北玄看著他,心里一陣陣的憤怒,嫉妒與仇恨,柳北玄看著古縝,最終憤怒的咆哮:“你永遠,都不懂!你永遠都不懂,你永遠都不懂!”
        
        “要你死!我要你死!”
        
        柳北玄怒吼咆哮,他的一頭黑發肉眼可見的變白,他的生命力不斷的削弱,而此時,他的**,他的身體,也在不斷的變強大,變強大,再變強大!
        
        柳北玄的氣勢開始攀升了!
        
        最終,他和古縝到了同樣的氣勢上!
        
        有情道的先天巔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