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帝君絕寵:神探皇后太囂張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毀容之人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毀容之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景晗淡淡的瞥了一眼為季朗求情的人,禮部尚書莫南?挑了挑眉,心里暗忖,心眼不錯,就是蠢了點。
        兩父子的默然搖頭的表情如出一轍,莫南耿直的性格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是愣愣的看著他們。
        青禾子原本就是藏不住話的人,見兩人賣著關子便翻了個白眼,對著莫南語重心長的開口:“徒弟他爹啊,你老睜開眼好好瞧瞧,這眼前的季朗是不是你認識的季朗?”
        莫南一愣,這是什么意思?看向低垂著臉沉默的季朗,還是一樣沒他帥啊,不過好像皮膚比以前好了許多,回頭得問下他用了什么保養品,女兒回來了他得好好注意自己的形象才行。
        青禾子看莫南盯著季朗的臉暗暗點頭,一只手還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臉,忍不住扶額,這種奇葩他是怎么在官場里混了十幾年的,說著懷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父子。
        “季大人,朕記得我們二十多年前有一次微服出巡,結果遇上了刺客,情急之下你為朕擋了一劍,好不容易救回一命,可傷口太深現在應該還留有傷痕吧”眾人沉寂之際,景琰毫無預兆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微臣不明白您的意思”季朗垂首,緩緩開口。
        我們也不明白您的意思!在場的眾大臣不明白好端端的為什么要突然提前二十多年的舊事?難道是想功過相抵?
        “脫吧”景琰懶得理會其他人驚詫的目光,直接吐出兩個字。
        ??!這是什么節奏!眾大臣難以置信的看著寒著臉的景琰,瞬間腦洞大開,里面限制級的畫面一時間讓他們有些面紅耳赤。
        “太上皇,您若是懷疑臣的衷心不如直接砍了臣的腦袋,何必如此折辱微臣!”季朗雙手緊握,慍怒的看著他。
        景琰挑了挑眉,轉頭看著身邊一臉興味的無憂太后,輕聲道:“憂兒,我折辱他了嗎?”
        無憂太后眨了眨眼,“你要人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脫衣服,這不是折辱人家是什么?不過,我喜歡看”說著睜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季朗看。不過,下一秒就被一雙手擋住了視線,耳邊響起一道霸道的聲音,“你不準看,想看回去看我的!”
        無憂翻了個白眼,嘟囔著:“你有什么好看的,早就看膩了……”
        “再說一次看看!”寒颼颼的話讓她縮了縮身子,看著某人陰沉的臉色,她果斷的選擇閉嘴。
        “咳咳——”青禾子從龍椅上走下來,嫌棄的看了他們一眼,大庭廣眾下秀恩愛也不害臊?
        “你們還要不要臉啊,再耽擱下去別怪我沒提醒你們,我那小皓皓估計現在已經在打包行李咯”他幸災樂禍的開口,雖然答應小皓皓把人救了,但對于當年拋棄他的兩人還是沒啥好感,不管當年是主動地還是迫于無奈,果然他滿意的看到景琰和無憂兩人臉色一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