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九州飄紅葉 > 第一百零五章 雙劍合璧 力強者負

      第一百零五章 雙劍合璧 力強者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曾萍使出渾身解數,劍光纏繞著鄲逸的劍鋒,不斷旋轉卸力,接連繞了十余個圈子,方才嬌喝一聲,用力一刺,使了個巧勁,將鄲逸彈出一丈開外。
        鄲逸露出贊賞的神情:“賢伉儷的雙劍合璧果然精妙,不過你們火候不足,敵不過我!”說著雙手持劍,深吸一口氣,怒目圓睜,舌綻春雷,猛然一劍掃出。
        狂風呼呼,吹得擂臺四周的旗幟嚯嚯作響,接鐘鼎頓時變了臉色,鄲逸一劍之威,一至于此,就算自己上臺,也是無法抵擋,林、曾二人功力比起自己尚有不足,豈非輸定了?想到這里,接鐘鼎不禁有些氣急敗壞,自己弄出如此浩大的場面,結果每戰皆負,這臉可是丟得不輕!
        擂臺之上,林如玉也是臉色大變,咬牙叫道:“日月輪轉!”說著將手中寶劍脫手擲出,曾萍也毫不猶豫的投出自己的寶劍,兩把飛速旋轉的寶劍在半空中撞擊在一起,并未彈射分開,而是粘在一起,化作一道紅碧相間的光輪,斬向站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呂玉書。
        呂玉書、鄲逸見到這這一幕,臉色俱都變了,鄲逸如果繼續一劍斬下,林、曾二人定然抵擋不住,但是同樣的,呂玉書也無法擋下他們這招日月輪轉。
        而略有不同的是,林、曾二人已經被鄲逸逼到擂臺邊上,一旦劍光臨頭,他們抵抗不了只需要縱身向后一跳,就能脫離戰圈,而呂玉書站在擂臺中央,已經來不及躲避。
        呂玉書雙目赤紅的一抖雙臂,從袖口中滑落兩柄軟刀,狂嘶一聲,上下翻飛,舞出一幢寒光,護住身體前方,生死關頭,他已顧不得風度形象,竭力揮舞著雙刀,狀如瘋虎,迎向林、曾夫婦的雙劍光輪。
        鄲逸心頭一聲長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呂玉書無法擋住林、曾二人的必殺雙劍,只得雙臂一挺,硬生生收住劍勢,接著身體一轉,狠狠一劍劈向雙劍光輪。
        轟!三劍相交,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僅僅連在一起的水火雙劍被鄲逸一劍擊潰,化作紅、碧兩道光芒飛散。
        林、曾二人見狀輕聲呼喝,手捏劍訣朝著落向地面的水火雙劍一指,水火雙劍的墜落勢頭立即一滯,然后他們雙雙飛身躍出,將各自寶劍臨空抓住,身形一展,分別從呂玉書左右襲去。
        呂玉書怒發如狂,他雖然武功稍遜,但是怎么也能看出剛才要不是為了救助自己,鄲逸已經一劍功成!
        愧疚、憤怒、不甘混雜在一起,呂玉書完全失去了平日里溫文爾雅的氣度,口中狂呼亂叫,舞著雙刀便沖向林、曾夫婦,一時間劍來刀往,打得難分難舍,但是易天行等人卻看得暗自皺眉,云門的武功要說裝逼也好,花拳繡腿也好,風格便是飄逸瀟灑,講究身如輕云、手如流風,呂玉書這一發急,看上去氣勢洶洶,其實亂了章法,十成武功發揮不出七成來,加上他的武功本就不如林、曾夫婦扎實,此消彼長,戰敗只在旦夕。
        鄲逸也看出這一點,正要振劍支援,誰知真氣一轉,頓時惹得氣血翻騰,哇的吐出一口血來,卻是剛才他強自止住全力揮出的劍勢,傷了內腑。
        呂玉書見狀愈發內疚,手下愈發狠厲,盡是兩敗俱傷的打法,林、曾二人雖然占了上風,但是沒有興趣跟他拼命,一時間倒也拿他不下。
        鄲逸接連運了兩次真氣,都無法壓制紊亂煩躁的氣血,不禁怒從心起,雙眉一挑,便要施法強行壓制氣血,忽然聽得易天行傳音道:“鄲兄,這場我們認輸?!?br />  鄲逸面色一沉,將冰寒的目光投向易天行,搖了搖頭。
        易天行再次傳音過來:“不值得,呂八公子這個樣子不正常,一不小心就會重傷,而你若是強行壓制傷勢,事后起碼得休養三個月,我們此番勝券在握,無謂為了一時意氣,傷了二位千金之軀。我現在若是叫呂八公子認輸,他必不肯,鄲兄難道就不能為了朋友忍一時之氣、背怯懦之名?”
        鄲逸掃了呂玉書與林、曾二人的戰團一眼,知道易天行所言非虛,就算自己壓制傷勢贏了這一場,恐怕也是慘勝,自家為了取勝不惜損身害命,對方應當也是如此,一旦敗局已定,他們對待呂玉書的手段肯定也不會像現在般溫和。
        想到這里,鄲逸苦澀一笑,他為人雖然高傲,但是并非不通情理之人,聽出易天行也是為了他好,只是自己身后背負著侖山劍派千年英名,真的就此認輸么?
        就在鄲逸猶疑之間,呂玉書被林如玉逮住一個空門,一劍掠過,劃開了他腰間衣衫,露出白皙的皮膚。
        呂玉書大叫道:“你我生死相搏,無需容情!”說罷左手反手一刀,在自己腰間劃出深深一道刀痕,血流如注,右手刀勢卻更加凌厲,斬向林如玉。
        林如玉見狀又驚又怒,他夫婦昔日得過接鐘鼎的恩惠,此次只是卻不過情面前來助拳,并無替接鐘鼎賣命的念頭,想不到呂玉書出身世家,舉止如此瘋狂,當下也動了殺機:“既然你不知好歹,也怪不得我心狠!”朝著妻子使了個眼色,他們夫妻二人身形游走,宛如穿花蝴蝶般繞著呂玉書身外穿梭,紅碧兩色劍光愈發凌厲兇狠,眨眼之間,就在呂玉書身上新添三處傷痕。
        鄲逸見狀心下長嘆一聲,知道再不開口,恐怕呂玉書便要支持不下去了:“我們認輸!”
        呂玉書聞言大怒:“放屁!我們沒有輸!我還能戰!”
        易天行屈指連彈,三道指風射出,兩道將林如玉、曾萍夫婦逼退,一道正中呂玉書風府穴。
        呂玉書毫無防備,頓時悶哼一聲,軟倒在地。
        易天行飛身跳上擂臺,抓起呂玉書,一掌拍在鄲逸手臂上面:“走?!?br />  鄲逸只覺一股溫和雄厚的真氣涌入自己身體,翻騰不休的氣血立時穩定下來,百脈暢通,真氣運行如常,驚訝的瞥了易天行一眼,跟著他一并跳下擂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