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九州飄紅葉 > 第九十六章 兩難 比槍

      第九十六章 兩難 比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雙槍漢子雙臂一合,兩根雙頭花槍交錯而出,宛如兩條花斑巨蟒,纏住鮮于沖的長槍,然后手腕一轉,大喝一聲:“撒手!”
        鮮于沖只覺雙臂傳來一陣巨大的絞力,手中長槍仿若插入龍卷風之中,隨著強猛的勁力險些旋轉起來,連忙氣沉丹田,怒目叫道:“破!”一面吐氣發力,一面運足全身力氣,緊握槍桿,狠狠扎向前方。
        轟!虛空中一聲爆響,攔路雙槍被鮮于沖一擊振開,長槍如虹,直刺雙槍漢子胸膛。
        雙槍漢子眼中露出一絲驚惶,大叫一聲,左手一撥,借力向右飛掠。
        鮮于沖手一抖,啪的一聲,槍桿掃在雙槍漢子的左手花槍上面。
        雙槍漢子前力已盡、后力未生,被這一桿子抽過來,根本無力抵擋,連花槍帶手臂被鮮于沖一槍壓著撞擊在自己胸口上,當場鮮血狂噴,身體飛了出去。
        鮮于沖一戰得勝,臉上卻無半分得意之色,謹慎的抖了一朵槍花,護住前身,徐徐退到易天行身邊。
        “哥!”勁裝女子飛身攔住雙槍漢子,臨空將其扶住,飄然落地,惡狠狠的望著鮮于沖:“小子,你膽子不小,敢傷我哥!”
        鮮于沖哼了一聲:“刀劍無眼,怕死別動武?!?br />  勁裝女子聲音哽了一下,接著更加暴怒,將雙槍漢子扶在一旁,腳步一踏,便要上前。
        雙槍漢子抓住她的手臂:“二妹,我們楊家的人,要輸得起?!?br />  勁裝女子怒道:“他打傷了你,怎么能就這么算了?再說了,你如果爭氣一點,學會爹的神槍訣,怎么會被個無名小卒給打了?”
        雙槍漢子被他妹妹說得郁悶無比,神槍楊強天生異稟,不僅神力驚人,握著八十多斤的霸王槍跟捻著一根繡花針沒區別,而且對于槍道悟性極佳,集百家之所長,自創神槍訣,打遍湘州無敵手,可惜他這槍法要求太高,膝下兒女都沒有他那么高悟性和力量,一身武學未免后繼無人。
        尤其他那長子楊山,對于神槍訣根本不得門而入,楊強十成本領他連一cd學不到,只好另辟蹊徑,練得一手雙槍,倒是他的次女楊真真悟性不差,深得神槍運用的精髓,可惜身為女子,天生力氣不足,神槍訣始終無法繼承下來。
        不過這句話乃是楊家父子的逆鱗,楊山聽了不高興,楊強也有些不快,聞言沉著臉喝道:“退下,還不嫌丟人么?”
        楊真真一言出口,才知道犯了父親大忌,渾身氣勢頓時焉了下來,低聲應了一聲,不再開口。
        楊強轉身望著鮮于沖,凌厲的目光仿佛兩道閃電,刺得鮮于沖雙眼一咪:“年輕人,槍法不錯,軍隊出來的?”鮮于沖出身貧寒,幼時沒有什么名師指點,全靠一身神力,在鄉間與人械斗,摸爬滾打熬出來的功夫,后來雖然被潘瑜看中,帶到潘府習武,但是潘家也不是什么武林名門,學來學去大抵是軍旅中的槍棒弓馬之術,好在古夢崖與潘瑜一見如故,又有心借助潘瑜的勢力,所以花了不少心血壯大潘瑜的班底,不光將壽千旬安置在潘瑜軍中擔任幕僚,更將家傳槍法傳授給了鮮于沖、郝霸,鮮于沖這才能夠在武道上面得以精進,但是行家一眼便能看出他的槍法與江湖路數格格不入,充滿了沙場血戰的氣息。
        鮮于沖知道瞞不過,耿直的一點頭:“不錯?!?br />  楊強心下嘆息,鮮于沖學習軍中槍法能夠走到這一步,勤奮、天賦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適才那一槍硬行突進破開雙槍的手法,顯示出他超乎常人的臂力,這樣的人才,正是修習他神槍訣的最佳人選,可惜,他不是自己兒子,甚至不能成為自己的徒弟:“看你的身手,在軍中應該有職銜吧?”
        鮮于沖瞥了易天行一眼,見他微微點頭,便拱手道:“在下芫陽副將鮮于沖?!?br />  楊強露出果不其然的神情:“好,原本老夫不該以大欺小,不過你既然來自芫陽,想必是因為那件事情,老夫便不能不管了?!?br />  鮮于沖笑道:“接大俠為了這件事,可是把兄弟伙全部都叫上了?!?br />  楊強冷笑道:“潘瑜仗著官府的勢力,強取豪奪,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如果不擰成一股繩,還不得被欺負到哭???”
        易天行悠悠的道:“土匪不算民吧?”
        六道冰冷的目光掃過來,楊強開口道:“這位公子是哪位?”
        易天行淡淡地道:“易天行?!?br />  楊山捂著胸口,拍桌而起:“原來是你?說起來你也是江湖中人,居然甘心做狗,真是丟盡了我們江湖人的臉面!”
        易天行斜斜瞥了楊山一眼:“第一,朱雀花并非接莊主之物,既然雙方同時看見,自然各憑手段,談不上強取豪奪,第二,潘兄奪取朱雀花,是為了我一個兄弟,他這么夠義氣,我這做大哥的總不能置身事外?!?br />  楊山冷笑道:“若是接大伯敗在潘瑜手上,朱雀花拿去我們沒有二話,他靠著三千勁弩欺壓我們江湖人算什么手段?”
        鮮于沖嘿的一聲:“當時接莊主帶著百來號弟兄,如果換作潘公子一人在場,接莊主會單打獨斗?”
        楊山怒道:“怎么不會?你以為我們湘州豪杰跟你們這些朝廷鷹犬一樣不知羞恥?”
        鮮于沖道:“我們是軍人,兩軍交鋒,哪兒有單挑定輸贏的道理?”
        楊山罵道:“早說你們不要臉了!以多欺少的孬種!”
        鮮于沖道:“作為手下敗將,這么說不好吧?”
        楊山氣得臉色通紅:“你……”
        楊強揮手止住楊山的話頭,盯著鮮于沖:“多說無益,看在你們孤身兩人敢來湘州送死的份上,老夫也不欺負你們,你們一起上吧?!?br />  易天行眉頭微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鳳歌山莊的底細都沒有弄清楚,便已經與接鐘鼎的義弟短兵相接,南湘三義在湘州多如牛毛的土匪中,絕對是頂尖的存在。
        老大鳳歌山莊莊主接鐘鼎,承襲祖上家業,任俠好義,在湘州黑白兩道都有穩固的基礎,作為本土豪紳,他可以明目張膽的打著民團的旗號訓練兵馬,麾下號稱有三千好漢,較真細算的話,一千五六的精裝武士也是有的,這樣的班底,放在正規軍不算什么,作為土匪可就非同小可,加上湘州習氣,老百姓對外地來的官員天生厭惡,對本鄉本土的土匪卻抱有極大的同情,所以接鐘鼎在湘州南部權勢滔天,實際權力遠比坐擁幾萬官兵的官員來得實在。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