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九州飄紅葉 > 第三十三章 陰焰噬雙風 密室聚群俠

      第三十三章 陰焰噬雙風 密室聚群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四周一片黑暗,一點聲音響也沒有,耳中只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劉氏兄弟倚背而立,為自己貿然追下而暗自后悔。劉狂風道:“哥,我們上去?”
        劉和風平靜地道:“出刀?!闭f罷刀出如電,斬向虛空。
        劉狂風與其兄默契頗深,聞言左臂一掄,龍紋鋼刀劃出一道弧光,夾雜著風雷破空之聲,正中劉和風劈至的鋼刀。兩刀相擊,發出震耳轟鳴,激起點點火花,剎那光芒中,劉氏兄弟已然看清梟子惑三人的位置,長嘯聲中,合身撲上。
        梟子惑冷笑一聲,大喝道:“邪火大陣!”聲音未落,黑暗中便鬼火四起,深邃的洞穴驟然間化作阿鼻地獄般光景。無數綠熒熒的陰火從四面八方向劉氏兄弟暴射而至。
        劉狂風連聲大喝,與劉和風揮刀成壁,將身體四周防御得水滴不漏,陰火雖然被二人鋼刀所阻,卻并不熄滅,紛紛粘在刀上,發出茲茲之聲,霎時便將鋼刀化作兩柄火刃。劉狂風知道陰火正在腐蝕自己隨身多年的寶刀,心痛已極,額頭青筋暴出,一掌擊向劉和風,劉和風不約而同地出掌相迎。碰的一聲,兩掌相合,二人臉色一白,旋即恢復常態,手中鋼刀立時光芒大盛,發出耀眼精光,宛如一青一紫兩條神龍,微一抖擻,便將刀上陰火震得四散飛射。此時上方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嘯聲,四外陰火驟然而止,一切又復歸寂靜,仿佛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一般。
        借著刀上光芒,劉氏兄弟這才發現身處一個方圓約三十丈的洞穴之中,洞壁四周站著十余個黑衣人,在黑暗中更加難以察覺;洞壁之上有三個人工開鑿的洞窟,各有一人盤膝在內;梟子惑三人在自己身前五丈左右,嚴陣以待。劉和風沉聲道:“這姓易的娃兒乃是朝廷欽犯,你們邪火陰宗雖然向來隱居地穴,不與朝廷往來,不過也犯不著為個不相干的少年得罪朝廷?!?br />  洞壁上居中的洞窟內,一個干癟瘦小的黑衣老者冷森森地道:“我們邪火陰宗向來不問是非,倒也犯不著包庇誰,不過我們邪火陰宗也不是好欺負的。你們追殺我三師弟,算怎么回事?”
        劉和風聽出老者言中之意,心中大喜:“我們并無意對付梟兄,追來純粹是為了緝拿要犯,只要梟兄肯將他身后兩個少年男女交出,在下兄弟立即向梟兄道歉?!?br />  梟子惑也覺察到黑衣老者的心意,連忙揚聲道:“大師兄,這姓易的娃兒乃是何師兄的弟子!何師兄已經被他們害死了!”
        黑衣老者眼中寒芒驟盛,盯著劉和風道:“此話當真?”
        劉狂風怒道:“喂!別冤枉我們!我們沒有殺過什么姓何的人!”
        梟子惑亦怒道:“混賬!想不到北嶺雙刀居然是無恥抵賴之徒!”
        劉狂風大怒:“哥,別跟他們說那么多!免得他們以為我們怕他們!”
        劉和風拱手道:“我們確實沒有殺過邪火陰宗的人,梟兄是否受了別人的欺騙?據我所知,易天行的武功得自家傳,并非邪火陰宗門下?!闭f罷眼光瞟向易天行。
        易天行肅然道:“我的確不是邪火陰宗門下,不過我曾經得承無相大師武功,終身不敢有忘大師教誨之德。你敢說無相大師未死于爾等之手?!”
        劉和風皺眉道:“無相大師俗家姓何么?”
        洞壁之上傳來兩聲暴喝,兩個黑衣人已然飛身縱下,落在劉氏兄弟身前丈許遠處。其中一個身材瘦削,十指修長的漢子眼中閃爍著熊熊怒火:“也就是說無相大師死在你們手中?!”
        劉和風心中暗嘆,知道再也難以善了,徐徐道:“無相大師死在幻蜃三妖手中,不過同為朝廷辦事,你們要算在我們身上也行?!?br />  那瘦削漢子怒喝道:“哼,可以不算在你們身上么?!”身形旋轉,十指連彈,指力破空而至,擊向劉氏兄弟周身大穴。與他并列而立、長相粗獷的彪形大漢亦揮舞著一根不知名巨獸的臂骨,向劉氏兄弟猛撲過去。
        劉和風大喝道:“殺!”與劉狂風雙刀合壁,迎向那兩個邪火陰宗的高手。
        洞壁上的黑衣老者見狀冷哼道:“結陣迎敵!”洞壁四周站著的十余個黑衣人立即展動身形,一面發著陰火,一面各持兵器向劉氏兄弟聚集過來。
        梟子惑拍了拍易天行的肩膀:“你雖然是何師兄的弟子,但你卻非邪火陰宗門下?!?br />  易天行恭敬地道:“晚輩知道,貴派處置敵人,向不容外人插手?!?br />  梟子惑微笑著點了點頭:“那就好?!闭f罷身形化作一只灰鷹,疾撲劉和風。
        劉和風面色有如靜淵無波,大喝一聲:“來得好!”與劉狂風互以對方為中心,不住游走,雙刀不時互相撞擊,隨著撞擊次數的增加,二人刀上光芒越來越盛,最后直似要離刀而出。圍攻劉氏兄弟的邪火陰宗門人逐漸感到身外壓力越來越大,功力較弱的漸漸受到影響,身法慢了下來。
        劉狂風見狀冷笑道:“躺下!”身形一矮,左臂揮刀橫掃,劉和風迅速旋動手腕,手中龍紋鋼刀化作點點繁星,向邪火陰宗諸人當頭罩下。邪火陰宗門人中功力稍弱的紛紛中刀,只有五人毫發未傷的度過此劫,其余諸人不是被劉狂風斬斷雙腿,便是被劉和風快刀所傷。
        瘦削漢子立即喝道:“葛烽、簡隆,帶領師弟們退下!”另外兩個沒有受傷的邪火陰宗高手立即應聲而退,招呼著受傷較輕的同門將重傷者帶出戰團。
        劉狂風雙目血紅、面目猙獰地咆哮道:“一個也別想走!”與劉和風刀光翻轉,有如一個巨大的光輪旋渦卷向受傷不起的三個邪火陰宗門人,立時絞得血肉橫飛。
        彪形大漢怒吼道:“快退!”手中巨骨猛然橫掃,使得劉氏兄弟的刀光稍稍一滯,然后全力猛攻,口中狂呼不已,招式大開大闔,全然不顧自身。
        劉狂風冷笑道:“蠢牛!”身形稍緩,讓劉和風迎上那大漢。劉和風揮刀斬向那大漢手中巨骨,待得兵刃相擊,立即使出陰柔刀勁,將巨骨纏住,既使其施展不開,同時又將其勁力卸去。大漢心知不妙,卻毫無怯意思,大喝聲中,身體旋轉成一道旋風,劉和風運用陰柔內力,憑借手中鋼刀牢牢粘在大漢手中的巨骨上,任憑其身形旋轉,猶如附骨之蛆一般,毫無脫離的跡象。劉狂風卻后退一步,將刀抱于懷中,凝神靜氣,等待機會給那大漢致命一擊。
        瘦削漢子與梟子惑俱都看出不妙,紛紛搶上。瘦削漢子一指擊向正抱元守一的劉狂風。梟子惑卻一面大喝:“戚師弟快扔掉紫獬骨!”一面舞出漫天掌影擊向劉和風。
        劉狂風眼中精光一閃,懷中鋼刀疾愈閃電斬向瘦削漢子右臂。瘦削漢子冷冷一笑,飛撲而至的身體驟然一緩,右手一縮,待劉狂風刀光閃過,左手猛然一指,正中劉狂風右肩。劉狂風悶哼一聲,身形立時搖搖欲墜。瘦削漢子乘勝追擊,順手一挑,劃向劉狂風咽喉要害。不想劉狂風長嘯一聲,刀光再起,比起剛才出手快了近一倍,瘦削漢子左臂未及其身,便已經與自己身體分家,撒出漫天血雨。
        劉和風見狀悲呼道:“弟弟!”驟然收刀,掠向劉狂風。戚姓大漢得此良機,立即揮骨追擊。梟子惑卻躍至瘦削漢子身旁,提著他的背心向后飛退。
        劉和風見戚姓大漢追至,眼中寒芒大盛,洞壁上的黑衣老者見狀大驚,急聲道:“戚師弟!快……”退字尚未出口,劉和風已然飄然出刀,刀光飄逸如云、其疾如電,從戚姓大漢的雙臂間一閃而逝,便見戚姓大漢有如瞬間傾覆的大廈般頹然倒下。
        黑衣老者怒喝道:“混蛋!”口一張,一團綠瑩瑩的火團脫口而出,激射劉和風面門。劉和風正扶著往地下倒去的劉狂風,關切地問道:“傷到哪里了?”見陰火飛到,頭也不回便是一刀,誰知此火與方才邪火陰宗門人所發陰火大不相同,甫一接觸,便轟的一聲,化作熊熊綠焰,將劉和風籠罩在內,一閃即沒。劉和風慘叫著扔刀于地,在地上不住翻滾哀號。劉狂風目睹此景,將舌尖一咬,勉強提起精神,還刀歸鞘,夾起乃兄便往洞穴出口攀援而去。
        唐青瑤見邪火陰宗諸人俱都在照顧傷者,無暇顧及劉氏兄弟,而壁上的黑衣老者自吐出陰火后便不再動作,心中大急,手一揚,三支袖箭分上、中、下三路射向劉狂風后背。劉狂風聽得背后風聲,知道不妙,用力一推洞壁,左手抽刀疾劈,將中路的袖箭斬落,上、下兩路袖箭卻怎么也來不及閃避,在空中身體一張,將劉和風擁入懷中,任由毒箭射入自己體內。毒箭入體,劉狂風哼都未哼便告了帳。劉氏兄弟飛墜落地,滾落兩邊,劉和風落地時有劉狂風墊底,加之內功深厚,并未受多大的傷,只是身體之內的經脈骨骼均被陰火煎熬,不住收縮,任他鐵打銅澆的漢子,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不住翻滾哀鳴,幾次想抓住劉狂風的手,俱都不能如愿。
        邪火陰宗諸人看也不看地上的劉氏兄弟一眼,只是冷冷地盯著唐青瑤。
        瘦削漢子打破沉默,寒聲道:“好一個迎門三暗器。姑娘可是欺我邪火陰宗無人?!?br />  易天行剛才沒有來得及阻止唐青瑤出手,現在只得來打圓場:“這位師兄,唐姑娘年紀小,閱歷少,不知道中了百劫陰指和邪火陰丹的人必死無疑,害怕賊人逃脫,一時情急才會出手,絕沒有看不起貴門的意思?!?br />  瘦削漢子轉而冷冷地盯著易天行,一字一頓地道:“別叫我師兄,自從師傅叛離本門,我便與他恩斷義絕,沒有任何關系?!?br />  易天行喜道:“原來是陰余生大哥,無相大師經常說起你,他常說他的學生很多,得過他真傳的亦有不少,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只有一個,那便是你?!?br />  陰余生眼中閃爍著晶瑩的光芒,聲音依舊寒如堅冰:“是么?那他為什么留下我,自己去當和尚?”
        易天行奇道:“不是你不愿意跟大師走么?”
        陰余生怒道:“莫名其妙的,他干什么要背叛本門!他如果不是年過四十還要自廢武功,重新修煉,以他的本領,怎么會死在幻蜃三妖這種人手上?!”
        易天行神色黯然:“人各有志,無相大師想皈依禪宗,身為弟子的你卻不想離開貴派,大師并沒有試圖改變你的決定,而是選擇尊重你的決定,你又何必為大師脫離貴派一事耿耿于懷呢?大師離開貴派是得到貴派掌門許可的,而且走之前也將得自貴派的武功交還,并不欠你們什么,怎么能說他是叛派之人呢?”
        壁上的黑衣老者忽然沉聲道:“梟師弟?!睏n子惑聞言會意,立時撲向易天行,揮掌劈下。
        易天行一愣,立即反手還擊,一指挑向梟子惑脈門,一面驚詫道:“梟前輩?!”
        梟子惑眉頭一皺,喝道:“用何師兄交你的武功!”
        易天行終于明白其意,后退一步,食指點向梟子惑掌心,指尖一點肉眼難辨的白光一閃而逝。梟子惑雙手一合,夾住易天行的食指,隨即放手后退:“閻師兄,雖然招式尚有百劫陰指的痕跡,但內功心法乃是禪宗一脈,不是本門心法?!?br />  黑衣老者面色一沉:“雖然沒有泄露本門心法,但是……”
        易天行忍不住大聲道:“閻前輩,你平心而論,你們的武功招式有何出眾之處?邪火陰宗的武功厲害之處本就是依仗心法詭異歹毒,只要心法不外泄,便不會導致武功精粹外傳。無相金光指乃是無相大師所創,如果尚有百劫陰指的痕跡也是在所難免,試問誰能將三十年朝夕苦練的武功忘得一干二凈的?!”
        梟子惑臉色大變,連忙道:“閻師兄……”
        黑衣老者揮手止住梟子惑,第一次綻露出笑容:“這小子的脾氣像不像何師弟?”
        梟子惑面色一松,緊張的神色一掃而光,亦笑著答道:“像。我一直不明白就何師兄這樣的脾氣,居然也可以當和尚,還能成為什么大師?哈?!?br />  易天行感受到梟子惑等人與無相大師間深厚的情誼,心頭一熱,連忙施禮道歉:“晚輩無知,多有冒犯,還望閻前輩海涵?!?br />  黑衣老者收斂笑容,淡淡地道:“今日便看在你是何師弟弟子的份上,不追究與你同行的小姑娘妄自出手之罪,你們走吧?!?br />  唐青瑤聞言大為不忿,柳眉一蹙,便欲發作。易天行連忙握了握她的小手,道:“還不多謝閻前輩?!?br />  唐青瑤瞪了易天行一眼,終于還是向黑衣老者施禮告罪。
        易天行這才向邪火陰宗諸人道謝告辭,邪火陰宗諸人對他甚為友善,除了黑衣老者閉目無語,陰余生一副漠然的表情,梟子惑與其他諸人對易天行都顯得十分熱情,不過卻沒有人挽留他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