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九州飄紅葉 > 第八章 勾心營私黨 斗角懷妒心

      第八章 勾心營私黨 斗角懷妒心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黎明將至時分,夜雨漸竭,天邊隱現出一絲曙光,易天行等人終于趕到了月丘。易鋒寒等少年發出歡呼,一晚的生離死別、焦急等待在這一刻被遠遠拋在腦后,對于此刻的他們來說,再沒有比摯友重逢更令人歡欣雀躍的了。
        易天行一行登上月丘,見過古炎與白浩然后,易天行對古炎道:“古大柱國,芙蓉城中不順從元成邑的人除了在這里的,其他人恐怕已經兇多吉少,朱企已死,我外公一門只剩我四表哥一人,沐月蓮的父母亦已罹難,我在城中聽得公孫大丞相的蕭聲衰竭,只怕已經遇害?!?br />  古心堅雖然早知家人遇難,公孫云滅亦已料到乃父身死,聽得此言,仍然忍不住抽噎起來。言九天面色如常,但緊握雙拳,額頭及手上青筋暴出,顯是在極力抑制自己的悲傷。沐月蓮緊咬著下唇,一道血絲順著嘴角流下,渾然不覺,兩眼淚花閃爍,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古炎點頭道:“不錯,甄匡老師去了皇宮,易昌兄到北門惑敵,他們二人必無幸理,現在只有看夏敬兄和無相大師、幽冥子三人能否逃脫。其余的人如果不是元成邑一黨,便是已經放棄抵抗了?!?br />  易鋒寒眼中微潤,鼻子一酸,急忙側過頭去,他自從易昌義無返顧地向芙蓉城北門奔去時開始,便已經作好了接受噩耗的準備,但經古炎證實自己的判斷,仍然情難自抑。易天行見勾起大家的心酸事,自己也覺一股悲涼之意涌上心頭,但知道悲傷于事無補,現在最首要的便是離開蜀州,正待開口。
        古炎像看穿他的心思般,搶著說道:“夏敬兄和無相大師、幽冥子三人并不知道我們會在月丘匯合,我們先走吧,如果他們能脫身,我們自有相見之日?!?br />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稱是。于是一行十人離開月丘,向著旭日將升的方向走去。
        元世盛率領萬貴等人急馳入城,向易家趕去。尚未到易家,元世盛忽然調轉方向,往皇宮奔去,萬貴等人不明其故,只得跟在后面。
        跑了一段路,萬貴終于忍不住問道:“二皇子,我們馬上就到易家了,何故改變主意?”
        元世盛冷冷地道:“我已經離城多時,易天行若已脫身,早就不在易家了,若沒脫身,便已喪命,我還去干什么?,F在最重要的是去皇宮打聽古炎等人的下落?!?br />  萬貴諂媚道:“二皇子英明?!?br />  元世盛卻不理他,徑自策馬急馳。一行人來到皇宮,元世盛叫他們在殿外等候,自己大步登階而上,一進金鑾殿,便見到元大、元三和元七三人神情萎靡地在地上打坐運氣,吳泰面色發青,躺在殿上,張彥正在喂吳泰喝一碗顏色深碧的不知名藥劑。元世盛也不說話,走過去雙掌一按,已經搭在元大和元三的肩上,兩股精純的純陰真氣立即渡了過去。不消片刻,元大、元三臉上便重現出往日神采,元世盛知道此二人已恢復得差不多了,便又去幫助元七。元大、元三本想向元世盛道謝,見狀不敢打擾,侍立在側。這時張彥已經喂完吳泰,右手食、中二指按在吳泰腦后風池穴上,不停揉動。
        元世盛輸出真氣,立時感到元七的功力比元大、元三二人深厚不少,心中暗驚,心中恃道:“父皇多年前便開始收留孤兒,傳授武功,經過這些年慘無人道的艱苦訓練,活下來的僅剩下元氏七煞,不知道其他四人如何,眼前三人卻皆是人中之杰,尤其我現在幫的這個,功力竟然與自己相差不遠,如不能收為我用,一定不能讓他們活著?!闭剂块g,元七揚聲道:“多謝二皇子,我已經沒事了?!?br />  元大、元三也連忙稱謝。元世盛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氣,你們三人皆是國之棟梁,我為國留才,何謝之有?”心卻恃道:“看來我還低估了他,此人我定要好生籠絡?!彼闹兴季w如潮,腳下卻不稍停,來到吳泰身旁,一掌向吳泰百會穴擊去,吳泰只覺一股大力流入經脈,自己強運凝陰玄煞而導致閉塞的任、督二脈立時暢通起來,睜開雙眼,大喜道:“多謝二皇子,臣百死不能報殿下厚德于萬一?!?br />  其實元大三人基本上已經將他的經脈打通,張彥又給他服下靈藥,并且替他推血過宮,他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只是他當時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是誰出手相助,他知道張彥功力不及自己,雖然見張彥在給他推血過宮,也僅認為聊勝于無,只道是全仗元世盛之助才得以保全性命,更度過了修煉凝陰玄煞的一道難關,功力大進,對元世盛的感激實在難以言表。元世盛早看出這點,才一舉打通他的經脈,當下笑而不答,元大三人和張彥自然也不會與元世盛爭功。
        元世盛忽然反手一掌擊向張彥,張彥大駭:“難道二皇子怕我說出真相,要殺我滅口?!钡珔s不敢閃避,只聽膨的一聲,元世盛的手掌擊在張彥身上,發出有如空谷回音般的鳴聲,張彥只覺一股溫暖的真氣融入自己的經脈,被公孫祥天籟神音所造成的內傷立即緩解了許多,知道元世盛耗費真元在替自己療傷,心中感激不已,拿出一顆紅色藥丸遞給元世盛,道:“賤軀何敢勞動二皇子損耗真元,二皇子請服下這顆九轉培元丹,彌補一下損失的元氣?!?br />  元世盛連耗真元,雖然功力深厚,也略感疲倦,便接過丹藥服下,閉目調息,不一會兒便睜眼道:“想不到張老師不僅精于用毒,醫學也如此精湛?!?br />  張彥道:“十藥九毒,名醫未有不明毒性者,精通用毒的人亦必定通曉醫理?!?br />  元世盛笑道:“我看吳升便不怎么知道醫理?!?br />  張彥不屑道:“蠻荒野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毒學,只知道靠幾張偏方用毒而已,當然不懂醫學了?!?br />  元世盛對著張彥嘆道:“唉,現在芙蓉城中人才凋零,毒學第一者自然非你莫屬,醫道除了鬼辛子也得看你的了?!眳s見張彥面色古怪,心中一動,接著問道:“鬼辛子出事了?”
        張彥道:“鬼辛子已經被公孫祥殺了?!?br />  元世盛道:“現在國家正是用人之際,卻連喪英才,還望張老師為國自重?!?br />  張彥胸中如同有團烈焰般,熱血沸騰,跪道:“草民愿為二皇子效犬馬之勞?!?br />  元世盛正色道:“張老師不要弄錯了,你應該為國效力,而非為我賣命。起來吧?!?br />  張彥口子連連稱是,三叩頭才站起。元世盛知道自己已經成功地網羅了張彥,而且吳泰與元氏三煞亦對自己心懷感激,以后籠絡起來事半功倍,心中頗感快意,道:“現在局勢如何?”
        張彥道:“夏敬、古炎和公孫祥等人勾結元成功父子,擁立偽太子元世豪,反叛朝廷,謀殺先皇,先皇不幸于今夜駕崩?;噬戏钐斐羞\,接登大寶,奉先皇遺詔討逆誅叛,現在偽太子元世豪與元成功父子在南郊集結叛軍;元世杰、甄匡、夏敬和公孫祥等人俱已伏法;墨堅身受重傷,料想活不過今晚;幽冥子、無相和尚、易昌與古炎等人帶著一些小輩在逃,皇上現在正率朝中大臣和高手追捕余孽?!?br />  元世盛忽然產生荒誕的感覺,自己與張彥等人對事情真相心知肚明,現在張彥卻必須在這里睜著眼睛說瞎話,而自己不但得裝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還要作出對他的話深信不疑的樣子,只想跑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大笑一場。
        張彥似乎也感到有些別扭,話語頓了一頓,才接著道:“根據線索,逆黨應該已經沖出北門,欲圖逃遁?!?br />  元世盛這才聽出點興趣:“北門?!”然后呆在當地,低頭沉吟不語。
        元七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道:“北門外一馬平川,插翅難逃,雖然兵者詭道,兵行險著以圖脫身是相當高明的謀略,但從北門逃生恐怕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脫大隊騎兵的追擊。易昌與古炎二人皆是當世名將,怎么會犯如此錯誤?”
        元三怒道:“你懂什么,別打擾二皇子的思路!易、古二人既然是久歷沙場的大將,你想不到的辦法他們未必想不出,再說他們在情急之下作出了錯誤的決定也有可能?!?br />  吳泰皺眉道:“我也覺得此事可疑。會在危急時刻犯傻的人根本就不配作軍人,更何況是易昌與古炎這種蓋世將才。而從北門逃跑,就算讓他們先跑一天一夜,只要給我五千精銳騎兵,我也有把握將他們追上擊殺,絕對沒有人能在曠野中從鐵騎勁弩下逃生?!?br />  元世盛這時才如夢初醒,猛然抬首道:“不錯,從北門走絕無生理,他們在誤導我們?,F在東門守備最為森嚴,而且我剛從那里回城,他們絕非走的東門;而出西門要經歷很長的路線才能離開蜀州,就算我們有所失誤,也有充足時間去彌補;我們立刻去南門!”
        吳泰想起古炎的神威,心下忐忑,但又不欲在眾人面前示弱,只有硬著頭皮首先應是。張彥與元氏三煞自然更無異議。元世盛當下便率領他們出殿,出殿時元世盛本想告訴張彥等人以后沒有外人的時候不用演戲,說那些不知所謂的假話,但隨即打消了此念,覺得與臣下最好還是保留一點距離,以免他們藐視皇權。
        來到殿外,看見等候多時的萬貴等人,元世盛便道:“你們快騰五匹馬出來給吳柱國、張老師和元氏三煞,我們要趕去南門追殺叛黨?!?br />  萬貴聞言便知道元世盛并不看中自己一行的能力,心中暗恨,面上卻必恭必敬的:“草民遵命?!狈瞪碇钢鴥鹤雍透毁F鐵騎道:“你們幾個還不趕快下馬,將坐騎留給吳柱國他們?!?br />  蓉城四獸和僅剩的三名富貴鐵騎連忙躍下馬來,道:“是!”
        元世盛翻身上馬,正待與吳泰等人出發,眼角瞥見萬貴八人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旁邊還空著兩匹馬,心中不由一動,道:“萬員外,你們再去找幾匹坐騎趕緊到北門通知皇上,叫他別上當,速來南門追捕叛逆。夏玉蛟、劉彪,你們兩個陪我一起先去南門?!?br />  夏玉蛟和劉彪大喜過望,連忙稱是,分別躍上剩下的兩匹馬。萬貴、劉豹和萬虬眼中則閃過一絲妒恨之色。
        元世盛心中暗自冷笑,一言不發,策馬揚鞭,向芙蓉城南門馳去,吳泰等人緊隨而去,夏玉蛟和劉彪也不甘落后般驅馬飛奔跟去。萬貴一臉陰郁地目送元世盛一行遠去,道:“我們走?!?br />  萬虬嘟噥道:“夏老大和劉老三太沒義氣,被元世盛這小子一叫,便像獵狗接到主子的命令一樣跑得飛快?!?br />  萬貴瞧了萬虬身旁的劉豹一眼,道:“小虬,不許胡說,劉、夏兩位賢侄不是這種人。我們快點回家,再找幾匹馬,趕去北門給皇上報信,免得被人以貽誤軍機見責?!?br />  劉豹道:“對,元世盛這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橫豎看咱們不順眼,千萬別讓他逮住機會針對我們?!?br />  萬虬怒道:“媽的,他又不是太子,拽什么拽,現在我們忍了,等到太子登基,再給他好瞧?!?br />  劉豹道:“不錯,太子與他的手足之情淡薄得緊,只要我們能得到太子的賞識,到時候栽他個圖謀不軌,太子一定順水推舟,賜他死罪?!?br />  萬貴冷冷地道:“恐怕夏玉蛟和劉彪二位賢侄不會同意這種作法吧,不要再說了?!?br />  萬虬和劉豹聞言便不再言語,與一直沉默不語的三名富貴鐵騎隨在萬貴身后向萬府走去。
        元成邑面色鐵青的站在劉廉的尸體旁邊,心中怒濤翻騰,想不到自己一時大意,竟然讓易昌當著自己的面連殺五名高手,秦赳和成逍一介武夫,死了倒沒什么,但自己剛登基便死了兩個司長和一個柱國三個一品大員,對自己的威望頗有影響,雖然易昌已被亂箭射死,但也彌補不了這損失。顧碣垂著頭侍立在元成邑之后,大氣也不敢多出一口。
        忽然前面蹄聲大作,剛才順著馬蹄印追趕易昌一行的朝臣及元成邑網羅的高手紛紛回到芙蓉城北門,連凌千里也率領騎兵返回。
        元成邑目光一掃,怒道:“逆賊呢,難道你們一個也沒有追上!”
        劉忠戰戰兢兢地道:“回稟皇上,我們被易昌這奸賊騙了,他找了一些麻袋,裝上與人重量相若的石塊,綁在十多匹馬的背上,以刀刺馬臀,任其狂奔,引我們去追,他的逆種和其他的亂黨從別處跑了?!?br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