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魂燃煙世 > 第二章 含恨而逃

      第二章 含恨而逃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那青衣少年慢慢的站立了起來,用衣角擦下了嘴角的鮮血。眼神依舊冷漠,然后他手持寶劍大喝一聲“七幻劍陣,結陣列行!”
        瞬間只見背后的巨大的劍匣散發耀眼的七彩光芒,接著從劍匣中飛出七把散發這不同顏色的光劍散落在周圍,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幕籠罩整個房屋。
        此時剛抓住妹妹的手的賈若愚突感眼前一黑。緊接著賈若愚感覺自己好像置身在冰窖中,冰冷的寒氣透過衣物、透過血肉直到骨髓中。他柔了柔眼睛,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之見眼前是無盡的連綿雪山,耀眼的太陽照射在這無盡的白茫茫的世界。賈若愚仿佛感覺自己是在虛幻的夢境那么不真實。但絕不是夢,因為他能感覺到寒冷,聽得到呼呼的風聲。
        稍微適應環境的賈若愚半蹲下來,看著妹妹因為害怕而不敢睜開雙眼,臉上還留兩個大大淚痕的憔悴小臉蛋特別的心疼。他輕柔的擦了下妹妹臉上的淚痕,柔聲到:
        “菁菁,不要怕。哥哥在你身邊”
        這時賈菁菁采才小心翼翼的睜開還含著淚珠的大眼睛??吹绞亲约旱母绺?,頓時又抱著哥哥大哭了起來。抽泣的問道:“嗚嗚....爹爹了?爹爹怎么了?我們現在在哪里?,我要找爹爹”
        賈若愚不知怎么回答,知道妹妹太小還接受不了太多的打擊。
        突然空中傳來青衣少年有些無力的聲音:“你們莫怕,這只是我布下的劍陣的幻覺。我現在身負重傷,只能依靠師門的法器支撐片刻。等下我打開一個陣法缺口,你們馬上逃命吧!立刻離開這里,莫要回頭!莫要回頭!”
        賈若愚抱拳向空中喊高:“敢問仙人姓名?你的救命之恩,在下一定會銘記在心!”
        “我乃修仙問道之士,此番私自下山!偶遇此等不平之事,定要行正道之舉??雌饋砦乙仓槐饶愦髠€幾歲,叫我昊天哥就行。我乃是玄真派弟子,名叫朱昊天。以后若有緣,自會相見!我已經在你身后打開一個法門缺口趕緊走吧!離開這個小鎮吧,這里已經不是太平之處!如能安全離開這里,我會把此處所遇邪教之事我會稟報師門,還你們一個公道”
        “昊天哥,多謝!你要保重!”賈若愚哽咽道,不曾想世間就還有如此浩然正氣的人。心中對仙人的成見便少了幾粉。
        賈若愚轉身看到山壁上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個洞穴,知道這里必是朱昊天說的法陣的出口。便不在猶豫拉著妹妹奔入洞口、
        剛踏入洞口,賈若愚突然感覺拉著的妹妹的重了好多。后頭一看,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黑氣纏繞這妹妹在往后面拉扯,而且那個黑氣還在慢慢在變的濃稠,拉扯的力量也在變大。
        “哈哈!你們今日沒有一個人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這寶貝挺不錯的竟然是八品的法器,哈哈!老夫正好缺個趁手的好武器,說來就來了!看我破陣,“鬼煞漫天””
        突然本來太陽高照的天氣突然開始烏云密布,漸漸的在把陽光遮擋住。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來。
        “不好!缺口被他找到了,陣法威力大減。你妹妹已經被邪氣纏著了,你救不了她。趁現在還有機會,趕緊走吧!不然我們要全部被留下”青衣少年的聲音有在空中響起
        被黑氣殘繞年幼的賈菁菁好似突然懂事了,擦擦了眼淚??藁ǖ男∧樑D出一點微笑,看看哥哥奶聲奶氣的說道:
        “哥哥!妹妹不怕了。妹妹知道哥哥肯定回來找我的”說著松開了緊抓這賈若愚的手。
        看著假裝一臉堅強的妹妹,賈若愚潸然淚下,還是死死的抓住妹妹的手不肯放開。
        被黑氣越纏越緊的賈菁菁看著哥哥不肯松手,拼命的捶打著賈若愚的手臂哭喊著:“哥哥,快走!快走!妹妹還等著你回來救我的!”
        賈若愚知道此刻不論是為了妹妹還是為了恩人朱昊天都要做出放手的選擇。他痛苦萬分,心像萬箭穿心般的痛。但也只能松開了手,然后慢慢被山洞的吸入進去。賈若愚望著漸漸模糊的妹妹,撕心裂肺的大吼著:“妹妹,哥哥一定會帶你回來的”
        賈若愚眼前又一黑,雙腳先著地,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努力的睜開雙眼,現在他唯一的渴望就是努力活下去,才有救妹妹的希望。
        此刻已是皓月當空,模模糊糊中還能辨別些一點很近的環境。賈若愚趴在地上,耳邊傳來很沉悶嘩啦啦的流水聲。他努力的觀察四周環境,再根據自己在金陵鎮生活十四年的記憶,這里應該就是離金陵鎮很近的金沙江。
        “不知昊天哥還能支撐多久,這里又離的很近。如果不盡快離開這里,而我力氣早已消耗殆盡。肋骨也斷了幾根,雙腳也麻木的站立不起來了,怎么跑也跑不遠,到時那老怪騰出手來,抓自己肯定輕而易舉。不!我要活下來”賈若愚趴在地上大腦飛快的轉著,思考這逃命最優的方案。
        “金沙江河水湍流,如果能死死抱個枯木。能夠逃生的機會會很大”突然嘩啦啦的流水聲音,給了賈若愚靈感。
        時間緊迫!下定決心后賈若愚,立馬開始行動。由于雙腿站立不起來,只能用雙手抓住眼前的青草,順著河流的聲音爬去。
        辛虧離河邊很近,很快就爬到了河邊。賈若愚又在河邊找個一人長的枯木,抱著枯木牙齒一咬就硬著頭皮從河邊滾落下去。
        翻滾中賈若愚天旋地轉般也不知道翻滾了多少圈。然后滑入湍流的黃色的江水中。巨大的慣性把他的頭被侵入在江水,賈若愚努力的抱著枯木翻滾著。讓自己頭部漏出來,不至于被水淹死。接連在精神和肉體的巨大打擊也讓賈若愚精神恍惚,趴在枯木上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順著湍流的河水飄向人跡罕至的群山金陵中,在黑暗中慢慢消失不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