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太古神魔訣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好一個朗朗乾坤 大結局

      第四百一十四章 好一個朗朗乾坤 大結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三十年后。(dn
        
            艷陽高照,晴空萬里,暖風吹拂,大地之上一片勃勃生機。
        
            花草樹木生長的極為的茂盛,動物魔獸都極為融洽的相互生活,一拍平和的場景。
        
            好一個朗朗乾坤。
        
            距離大決戰時期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一切都已經恢復了正常,天地浩劫消失了,天地再度恢復了平和,天地靈氣是天地浩劫來臨之前的十幾倍。
        
            據傳聞,三十年前,五帝與昊天帝陳陽聯手,舍生取義,犧牲了無數的生命之后,方才將天靈邪斬殺。
        
            之后參加戰斗的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各種傳聞紛至沓來。
        
            有人說,五帝帶領眾生度過了這個天大的難關,所以立地證道,飛升到另一個精彩的世界。
        
            也有人說為了眾生,五帝等人都已經隕落,魂飛魄散,從此世上再沒有大帝的存在。
        
            但是,在眾生之中傳聞的最廣的,還是一個名叫陳陽的少年。
        
            據說,那名叫陳陽的少年,年僅二十歲不到,就進階成為帝道強者,是有史以來最為年輕的大帝,他的傳說都已經如同春風一般刮滿了整個大陸,所有人都津津樂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幾歲的孩童,都知道陳陽為了救助眾生,舍生取義。
        
            后來,為了紀念陳陽的功績,眾生給他選了一個稱號,名為“昊天”,昊天帝陳陽,意思就是陳陽就是老天爺,幫助眾生接觸危難,舍生取義。
        
            在一個青山綠水的小村落之中,一名老人家正精神奕奕的端坐在木板凳之上,手中拿著一把折扇,正在賣力的說著?!綿n】
        
            在他的前方,坐著一村子的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大概一百多人,都在聚精會神的聽著老者的訴說。
        
            “據說啊,三十年前,昊天帝與軒轅大帝等人,為了解救天下蒼生,舍生取義,五帝后人全部犧牲,方才將那可惡的大妖魔斬殺,還我們一個朗朗乾坤!”老人家精神奕奕,手中的折扇上下翻飛,口水飛濺,唾沫橫飛的講著。
        
            下方的眾人也是極為向往的聽著。
        
            在整個大陸之上,每一個城池之中,都為立下兩座雕像,一座是一名威武霸氣的中年人,手拿紫色的長劍,那人就是軒轅大帝。
        
            另外一人一頭紫色的長,紫色的眼眸,單手舉起一個道圖,那個就是昊天帝陳陽。
        
            每一個城池之中,都有二人的雕像,兩人就是人類的共主,人類的守護神。
        
            雖然,這個世間沒有了五帝,沒有了昊天帝,沒有了五帝后人,但是他們的功績將會被永遠的記錄下來,被天下的所有人牢記在心。
        
            在一處花開遍野的山谷之中,有一座如同天宮一般的宮殿,其中亭臺閣,如同仙境。
        
            一名身著一襲藍色的緊身長袍,滿頭藍色長的美艷少婦,懷中抱著一個嬰兒,正在花園之中散步,滿臉的幸福的笑容,好不愜意。
        
            不多久之后,一名身材高挑,白色瞳孔,如同冰山雪蓮一般的冷眼美女走了出來,懷中抱著兩個嬰兒,嘴角都笑歪了。
        
            在他的身后,跟著一名可愛的美少女,還有一名端莊大方的美少婦,兩人手中也都抱著一個嬰兒,一個個都是笑容滿面,其樂融融。
        
            “啊嗚……”就在此時,響起了一個哈欠聲,一名身著天藍色長袍,滿頭紫色長,眼眸是紫色的年輕人從宮殿之中走了出來,眼眸還有些嘿嘿的,看樣子是睡眠不好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