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太古神魔訣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決戰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決戰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哈哈哈……”看到了那是陳陽之后,幾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都是十分的高興。
        
            畢竟陳陽能夠成功進入帝境,對于這一次的戰斗,也能夠增加不少成功的籌碼,眾人自然極為高興了。
        
            不遠處,消失了許久的老騙子居然也出現了,正滿臉笑容的看著天穹之上大戰天靈邪的陳陽,不斷的點頭,在他的手中,還有那只神奇的“卜”。
        
            無盡的星域之中,大戰還在激烈的進行著,雙方都是受了不小的苦頭,不過由于陳陽掌控了時間的法則,總是出其不意施加在天靈邪的身上,讓他被緊固住手腳,著實受了不輕的打擊。
        
            “夠了,本天受夠了,你們這群混賬,玩群毆就算了,居然還玩偷襲,本天不跟你們玩了,受死!”再度被攻擊了一陣,天靈邪終于爆了,怒吼一聲,身體居然詭異的開始變形了起來。
        
            不多久之后,天靈邪從人形化成了一株古樹,一股無以倫比的恐怖氣勢爆開來,居然比剛剛強大了十倍有余,這種巨大的實力,已經不是軒轅大帝等人能夠應付的了。
        
            “天地靈根,萬法眾生,本尊無敵,俾倪天下!”化成了一株古樹的天靈邪怒吼一聲,身體一陣,他的根須便是如同無數道觸手一般,對著軒轅大帝等人激射而來。
        
            那種恐怖的威勢,將這片星域徹底震碎,將周圍的星辰都震成了塵埃。
        
            看著那化為一株古樹的天靈邪,陳陽眼眸猛的瞪大了起來,不可思議的驚呼道:“天地靈根!”
        
            天靈邪居然是一株天地靈根,本體是一株天地靈根,而且是天靈榜排行第一位的天地靈邪根,傳聞天靈榜第一位的天地靈根已經化身為人,成為了高智慧的生物,沒有想到真的是真的,天靈邪的本尊是天地靈根。
        
            天地靈根本來就是秉承天地之力形成的天地圣物,本體是不滅的,就算大帝的身體,都沒有排名第一位的天地靈根強,現在天靈邪恢復了本尊,根本就不是幾名大帝能夠應付的了。
        
            下方正在觀戰的眾人也是極為的震驚與不可思議,誰也沒有想到,造成天地浩劫的天靈邪,本體居然是天地靈根。
        
            軒轅大帝臉上閃過一絲凝重,他大喝道:“天靈邪,你恢復了本體?”
        
            “不錯,本天已經恢復了本體,不然你認為本天會打沒有依仗的仗嗎?哈哈……”天靈邪囂張的大聲笑道,同時操控那些無邊的根須,化成無盡的觸手,對著軒轅大帝等人激射而來。
        
            軒轅大帝的人一邊戰斗,一邊后退,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天靈邪的對手了,在這般瘋狂的攻擊下,支撐不了多久。
        
            “哈哈……”軒轅大帝一邊后退,一邊戰斗,一邊放聲大笑,笑聲之中滿是英雄落幕的悲傷,視死如歸的氣勢,還有放下心來的惆悵,非常的復雜,想來只有陳陽知道軒轅大帝為何如此大笑。
        
            “陳陽,動手!”軒轅大帝大喝一聲,帶著三名大帝對著天靈邪激射而去,拼命將那無盡的觸手攔住,斬斷。
        
            “噗噗噗!”觸手洞穿身體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軒轅大帝等人縱然身為大帝,身體也是被洞穿了無盡的窟窿,鮮血四射,一顆顆血珠將周圍的虛空都洞穿,將遠處的星辰都震碎。
        
            陳陽咬了咬牙,看著被攻擊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而且已經支撐不了多久的軒轅大帝等人,眼中閃過一絲狠辣,而后仰天出一聲長嘯,將周圍的星域震的粉碎。
        
            眉心一動,那神秘的道圖便是飛射了出來,旋轉的對著下方的大地之上飛去。
        
            軒轅大帝萬年來的準備都在那神秘道圖之中,還好他準備了,為的就是天靈邪恢復本尊,本來已經不會用上,看來真的要用了,不過用了這個之后,五帝,陳陽,五帝后人,全部都要死,無一人可以幸免啊。
        
            “姬家男兒,五帝男兒,拿出你們的血性,決戰的時刻到了!”軒轅大帝滿臉瘋狂之色的大喝一聲,一拳將幾條觸手砸碎。
        
            “為了眾生平和,我們甘愿犧牲!”
        
            “為了眾生平和,我們甘愿犧牲!”
        
            聽到軒轅大帝的喝聲,還有那快旋轉而來的神秘道圖,五帝后人紛紛齊聲大喝,喝聲極為的堅定,但是卻充滿了一種誓死不渝的精神,還有無邊的凄涼與悲傷。
        
            “敵人就在我們的身后,正面擁抱我們的對手!”
        
            “是否還記得平和時候,我們的笑容讓人顫抖!”
        
            “盡管血在流,盡管魂在抖,都無法阻止我們必勝的沖動!”
        
            “我們還要戰斗,這就是我們生存的理由!”
        
            “我們等了太久,就是為了看最后的勝出!”
        
            “戰局已被我們看透,你引以為傲的武器,已經生銹!”
        
            “是時候,該我們出手!”
        
            一股無比凄涼與慷慨就義的歌聲響起,五帝后人齊聲唱著極為悲壯,激烈,激動人心的戰歌,每一人都一邊唱,一邊緩緩的前行,看著那越來越近的神秘道圖,每個人身上都充滿了對于朗朗乾坤的向往。
        
            “以我之身,鋪就血路;以我之血,造就神通;以我之魂,震懾天地;以我五帝,代天取義!”
        
            聽聞下方震動天地間的戰歌,軒轅大帝與其他三名大帝起身大吼,而后再度展開了瘋狂的戰斗。
        
            “砰砰砰,砰砰砰……”恐怖的爆裂聲響不斷的傳出,五帝后人的身體一個個的爆炸開來,那是他們為了最后的勝利,選擇自爆神魂,為神秘島圖籌集死之力。
        
            神秘島圖此刻已經旋轉在了眾人的頭頂之上,那些爆裂開來的人的神魂,血肉都被神秘道圖之中的陰點吞噬,最后化為無邊無際的死亡之力。
        
            與此同時,那些活著的五帝后人,也是全部對著神秘道圖飛去,最后盡數被陽點吞噬,化成了無邊的生命氣息。
        
            “為了眾生,為了還眾生一個朗朗乾坤!”這是五帝后人隕落之前,齊聲大喊的一句慷慨,壯闊,激昂的大喝聲。
        
            “五帝后人如此大義,我們不能袖手旁觀,那道圖能量還不充足,就由我們來補充!”就在此時,澹臺院長與歐陽副院同時大喝,而后兩人一同飛起,一人對著陰點,一人對著陽點。
        
            “為了還眾生一個朗朗乾坤!”剩下的數百名皇道強者,此刻都是十分動容,沒有絲毫的遲疑,全部飛起,分為生死兩組,最后盡數被神秘道圖吞噬。
        
            陳陽站在無盡的星域之中,看著那些為了戰勝天靈邪而犧牲的親朋好友,為了還眾生一個朗朗乾坤而隕落的人,眼眸徹底通紅了起來,他手印一陣變動,那神秘道圖便是呼嘯著對著上方激射而來。
        
            “天靈邪,我與你同歸于盡!”陳陽此刻目眥欲裂,腦海之中劃過一道道回憶的畫面,他的母親,他的父親,他的外公,他的表姐,藍色妖姬,慕容冰,而后仰天長嘯,身體轟然爆裂開來,龐大的帝道靈魂將神秘道圖包裹了起來,對著天靈邪飛去。
        
            “我的親人,再見了!”
        
            軒轅大帝將周圍的觸手斬斷,大喝道:“歸位!”
        
            喝聲落下,他與其他四名大帝,呼嘯著對著迎面而來的道圖飛去,最后分別融合進入到了外部的無形之中,加上已經在其中的青帝,正好是五帝齊聚。
        
            “你們,你們太瘋狂了,不能這么玩!”天靈邪此刻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危機感散了出來,他驚恐的大吼一聲,轉身就要逃跑。
        
            奈何,時間的法則加身在他的身上,讓他如墜泥沼,動彈不得。
        
            “啊……”
        
            “轟!”
        
            驚天的爆炸聲響傳來,神秘道圖轟然撞擊在了天靈邪的身體之上,整個星域瞬間化成了塵埃,落定……
        
            今日第一更送到,友們若是喜歡,不要忘記多多支持本哦!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