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皇兄萬歲 > 258.伏擊,虐殺,你老師呢?

      258.伏擊,虐殺,你老師呢?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等等...”
        
        張莽忽然出聲了。
        
        眾人看去。
        
        張莽繼續道:“我明明轟碎你了,為什么你一點事都沒有?”
        
        風吹雪不回答。
        
        張莽目中閃爍著光芒:“是你的法身吧?真是強大的法身,讓我來猜一猜是什么?類似不死鳥么?”
        
        風吹雪依然不回答。
        
        “切...”
        
        張莽變回原樣,站回了黑將軍身后。
        
        其實,他心底倒沒什么,剛剛雖然他落了下風,但并不是生死相搏。
        
        而若是生死相搏,他瞬間將100點屬性點加入力量范疇,防護力會瞬間升兩個檔次,無論什么刀都別想斬開自己全力防御的軀體部位。
        
        同時,他也是吃虧吃在了不知道對方法身的情況下。
        
        而林葉蕭唇角卻是勾起一抹邪魅弧度,看來這位穿越者沒有得到一個好的金手指啊,哼,自己必須低調,以免他動了殺心。
        
        既然黑將軍這一方戰敗了,他也無話可說,便是坐到了下首。
        
        三方將軍彼此之間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認識,于是開始了商談。
        
        黑將軍沉聲道:“世家有兩人一路西來,預計后天就會抵達原皇都附近的廢墟,而在經過豹躍峽時,我們可以襲擊那兩人,從而得到更多有關世家的信息?!?br />  
        唐藍道:“那兩人我也有耳聞,據說一路在打聽夫子的消息,其中一人是蘇家的叛徒蘇瑜?!?br />  
        黑將軍奇道:“蘇家叛徒?藍將軍何以知道這種事?”
        
        唐藍道:“莫問信息出處,那蘇瑜實力不弱,還有一個道姑打扮的人我便不清楚了?!?br />  
        黑將軍道:“不弱又如何?我們三支義軍的主力去狙擊他們,難不成還會讓他們逃了?那也太顯得我們義軍無用了。
        
        而這等明目張膽,毫不掩飾自己世家身份的蠢貨,也是不多了?!?br />  
        趙燕歌忽道:“會不會是因為兩人過于強大,而不需要隱瞞呢?”
        
        黑將軍哈哈笑道:“若是按紫將軍的說法,那我們義軍干脆投降得了,怕這怕那的,還打什么?”
        
        他側頭看向身后張莽與林葉蕭。
        
        林葉蕭心想,若是按照路數,對方肯定是先來打了小的,再來老的,殺了弱的,引來強的,按部就班從來都是每個世界的規律。
        
        他除了在夫子以及那恐怖怪物面前吃了虧,其他倒也沒遇到過情況,于是點點頭道:“畏首畏尾之輩,終會成為鼠輩,再無前途!”
        
        張莽也在思索著,他需要認知這個世界的力量,而目前所知的最強勢力便是世家,平日里世家人神龍見首不見尾,難得來了兩個人,若是不去試探怕是下次就沒有機會了。
        
        何況,他還有100點自由屬性點,只需要在這大戰之前再完成一些自由任務,再增些屬性點便是了。
        
        他就不信這世上還有什么強者,真能夠抵御住他全力的攻擊。
        
        如果這是一個故事,他已厚積薄發,隱忍了十余年,如今若是連試水一波都不敢,豈非是穿越者之恥?
        
        于是,張莽沉吟半晌,也是道:“我們在暗處,他們在明處,境界等同,全力一擊的情況下,只要不讓他們取出底牌,就可以了?!?br />  
        唐藍道:“夏野不在此處,而龍象君卻被重傷了...到時候我只能再派其他人參戰?!?br />  
        趙燕歌側頭看了一眼師兄,師兄眼中一片茫然,顯然對怎么去打不感興趣。
        
        于是,趙燕歌點頭道了聲“贊同”,然后她從懷里取出一個瓷瓶遞給唐藍道:“藍將軍,這顆丹藥給龍象君服下吧?!?br />  
        “謝謝了?!碧扑{微笑著,接過瓷瓶。
        
        既然三方意見統一了,下面便是開始布局后天的“埋伏戰”了。
        
        ...
        
        ...
        
        “老風,穿我給你挑的這一件去迎戰敵人,顯年輕?!?br />  
        呂妙妙笑呵呵地把黑貓斗篷遞給夏極。
        
        夏極接過斗篷,他早已不會去在乎外人看法了,見到呂妙妙穿著白貓斗篷,于是便抓著可愛的黑貓斗篷一披而上,然后抓出白刀隨意插在腰間。
        
        他忽然想起劫云,似乎到現在也未歸來,怕不是迷路了吧?又或者事情未曾解決?
        
        呂妙妙一拉他的手:“又發什么愣,出發啦?!?br />  
        她拉著夏極的手。
        
        但卻沒有能夠拉動...
        
        夏極道:“妙妙,天色不早了,明天再出發吧?!?br />  
        “聽你的,老風!”
        
        當晚...
        
        呂妙妙無法入睡,她忽地一睜眼,只見窗外一道黑影掠過。
        
        她小心地推開窗縫,那黑影無比熟悉,正是自家的老風。
        
        這么晚了,他去哪兒?
        
        呂妙妙心底想著,但卻沒追出去問,而是躡手躡腳地往側邊房間而去。
        
        她走路的聲音極輕,畢竟是對于“越獄”一道有著老祖層次造詣的女人嘛。
        
        她小心推開隔壁的屋門,果然,床上空蕩蕩的,確實是老風跑了。
        
        她再度躺回了床上,嘟著小嘴,兩只食指“噠噠噠”地對點著。
        
        老風看來藏了不少秘密啊。
        
        次日...
        
        一切無恙。
        
        呂妙妙很乖地沒問昨晚老風去了哪兒。
        
        夏極也什么都沒說。
        
        兩人吃完早飯,就向著劫地外而去了。
        
        ...
        
        ...
        
        次日。
        
        豹躍峽。
        
        出入劫地的要道。
        
        幾乎是東西走向的必經之路。
        
        峽谷之窄剛好能通過并行的馬車,而因為此處已被蔓延的劫地淹沒,故而氣溫焦灼,煙汽蒸騰,遠處不時能見到被高溫扭曲的空氣,以及時而發出“哧哧”聲響的綠色毒霧。
        
        這令人無論是視線還是觸感都極不舒服的環境,顯然還只是火劫的外圍,但卻也是殺人越貨的法外之地。
        
        再往外則是所謂的“編號城”了,不少武者都選擇了在那樣的城里休息,畢竟還可以免費獲得新朝提供的物資援助。
        
        而今天,豹躍峽外卻是暗藏殺機。
        
        義軍的諸多強者埋伏于此,便是等著獵物進入早已編織好的蛛網。
        
        無論那世家的兩人是什么人,都只會如蝴蝶,只能在蛛網上掙扎,卻無法掙脫。
        
        黃昏近暮。
        
        風沙卷地。
        
        化作一波波黃色的浪濤從遠處而來,拂地又遠去。
        
        時間漸漸流逝,
        
        未幾,
        
        便是到了星光漫天的時刻了。
        
        冬夜早至,
        
        皓月當空,
        
        將溫熱泛紅的大地照耀的一片皎潔,而遠處,逐漸出現了兩道身影。
        
        一個帶著邪氣的世家公子。
        
        一個美艷出塵的道姑。
        
        兩人腳步甚至連停都沒停。
        
        似乎是根本沒察覺到前方的危機。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