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皇兄萬歲 > 183.蘇甜催促,即將開團

      183.蘇甜催促,即將開團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九鼎丹宮的構造與金玉坊和真武閣完全不同,這里每一座宮殿都是以煉丹房為核心而設計的,
        
        而宮殿與宮殿之間的距離很大,
        
        有的甚至隔了幾座山峰,
        
        因而顯得整個丹宮很大。
        
        夏極如此的水行之態,隱蔽度幾乎是達到了極限,除了移動速度慢,受到地形限制,暫時沒發現什么缺點。
        
        他在這山峰群殿之間觀察著,
        
        傾聽著不少往來弟子的各種談話,
        
        尋找著切入的機會。
        
        又是幾個弟子從一側走過,看模樣可能是老弟子引著新入門的弟子。
        
        “過兩天,你們就可以拜師了,不要怪師兄沒提醒過你們,千萬不要選最北宮殿的那位...那位師叔煉丹煉的...你們懂的?!?br />  
        “難道是品行不端?”
        
        “想什么呢,定然是煉的一塌糊涂?!?br />  
        那師兄頓時無語了,急忙解釋道:“別亂說,那是丹癡,是我方丈島上的五癡之一,但是他太癡了。
        
        據說有一次,他帶著他的子嗣去一處兇險之地歷練,結果心血來潮想起了一個丹方急著回來試驗,就把他子嗣忘了,結果他那子嗣死了。
        
        為了這事,他的道侶也離開了他,但他非但沒有傷心,卻是更加癡狂地投入到了煉丹之中,每日每夜,醒時是丹爐,睡時亦是丹爐?!?br />  
        “啊~~”
        
        “不會吧?!?br />  
        “那做他的弟子真的是有很大風險呢?!?br />  
        有弟子急忙問:“這位丹癡師叔怎么稱呼呢?”
        
        那位師兄緩緩道:“左慈?!?br />  
        正從他身側流過的夏極,心念一動,便隨著支流向著北方而去。
        
        九鼎丹宮弟子們與他錯身而過,無一人察覺。
        
        ...
        
        ...
        
        溫度極高的宮中。
        
        連扇風燃火的童子都已經去了。
        
        一個佝僂著背,眸色渾濁而冷漠的瘦削道人正席地而坐。
        
        丹爐蓋子揭開,內里散發著焦味。
        
        道人面白無須,顯得文質彬彬,即便在這熊熊爐火之前,亦是沒有半分紅臉。
        
        他眸子冷冷地盯著爐火,忽然瘋狂地大吼道:“火溫不夠??!為什么?!”
        
        吼完,他往后仰倒,痛苦地倒在灼熱的地面上。
        
        重重喘息聲逐漸平息下來。
        
        他面容的猙獰也恢復了,
        
        只剩下一雙無情的眸子死死盯著已經被熏黑的穹頂。
        
        “我一定會練出來的,一定會的...”
        
        他口中喃喃著,然后猛然坐起,“火溫,高溫火焰,火劫?!?br />  
        “不錯,火劫?!?br />  
        沉默良久。
        
        他冰冷的眸子閃過一絲決意,抬手一招,那隱在暗處的墨色飛劍便是激射而來,隨在他身側。
        
        火劫之地,兇險之地。
        
        不可去。
        
        但不得不去。
        
        道人才要打開門,
        
        門卻從外面被推開了。
        
        一道黑影從外掠入,門扉旋即緊緊閉上,露出一個裹著斗篷的人,只不過人面被帽兜半遮,看不清楚。
        
        來人自然是夏極。
        
        他淡淡道:“左慈?!?br />  
        “裝神弄鬼”,道人聲音平靜,抬手一揮,一股勁風便是飛了出去,但落在夏極身周,卻如石入大海,連半點漣漪都沒有生出。
        
        左慈神色閃動之間,飛劍出鞘。
        
        快到極致的一閃,
        
        這出劍速度即便在法相境里,也是無人可以比擬,
        
        快的好似連時間都已經忽視。
        
        但他對面的人卻更快,
        
        同樣是一閃。
        
        叮!
        
        兩閃的速度竟然持平,而在半途交觸。
        
        夏極只覺一股崩山摧岳怪力從對面傳來。
        
        然而,這股力量再怎么強也不可能強過他。
        
        嘭!
        
        左慈手中的劍被震開了,這明明該飛出的劍卻依然被他緊緊握在了手里,似乎有一股大執念、大怨氣在驅使著他,讓他的手掌即便震裂,血肉即便橫飛,卻依然不松手。
        
        劍光閃過。
        
        左慈脖子上已經留下了一道血痕,但這白面道人臉上非但沒有恐懼,反但是露出一抹解脫,他仰面躺倒,等著死亡。
        
        但他并沒死,一股奇異的冰涼忽然游到了他脖子上,又游到了他手上,
        
        隨著這冰涼的游動,
        
        他只覺傷口癢癢的,血肉開始重生,傷勢開始恢復。
        
        小片刻之后,便是恢復如初了。
        
        夏極緩緩抬起手掌,第一次把【水行抄——造物】對人使用,效果還不錯,只要未死,就可以用水來驅使生物自身生長,而恢復一切傷勢。
        
        左慈即便在死亡前走了一圈,也未曾有神色變化,未曾有震驚之色,更沒有高聲呼喊求救。
        
        夏極很喜歡這種人,因為這樣的人有著心底的大執念,外物已經不能再輕易讓他們動搖了。
        
        他直接了當道:“我可以給你火?!?br />  
        左慈靜坐著。
        
        一個能無聲無息進入九鼎丹宮,能一招殺他,又能瞬間救他的人,說的話不會假。
        
        所以他嘶啞著聲音問:“你要什么?”
        
        夏極:“你的忠誠?!?br />  
        左慈自嘲地笑道:“你是誰我都不知道,怎么給你忠誠?何況,我平生不想被人束縛。你殺了我吧?!?br />  
        夏極:“有所得,就有所付出。你有著執念,卻這么想死么?執念沒有給你足夠力量,卻成了束縛你的煎熬么?”
        
        左慈:“你不懂?!?br />  
        夏極:“我懂?!?br />  
        左慈沉默了下來。
        
        夏極道:“我幫你,你也幫我?!?br />  
        說罷,他右手一翻,袖中頓時浮出一顆藏著不滅魔火的金色水晶球。
        
        屈指入水晶,
        
        引出一縷不滅魔火,
        
        魔火呈現青白之色,
        
        被夏極托于指尖,
        
        熾熱而靜謐地燃燒著。
        
        左慈靜靜看著這火焰,忽然他屈膝拜下:“我愿意給出我的忠誠?!?br />  
        夏極嘲道:“待價而沽么?”
        
        左慈道:“你讓我看到了真正成丹的希望,所以我愿意,你要說待價而沽也好,你要說我勢利也好,我不在乎?!?br />  
        夏極靜靜看著他,眼前之人和他一般,有著執念,為了這執念,他可以放棄一切,放棄自由,放棄對門派的忠誠,這倒是他誤會了。
        
        左慈靜靜問:“我要如何給出我的忠誠?”
        
        夏極略作思索,給道士念佛經這種操作顯然不妥。
        
        至于五色神令,乃是死士令牌系列的最高杰作,
        
        其特性一,為“只要表意一致,不管強弱,都可以被收入令牌”,
        
        其特性二,為“主人不死,即便死士滅亡,也可在千萬年后被復活,唯一徹底消滅的方法就是殺死主人。那么,令牌、死士就會跟隨著主人一起毀滅”,
        
        其特性三,為“死士但凡被收入令牌,天賦會大幅度增強,同時可以繼承主人一定比例的力量,而使得自己實力翻倍,據蘇甜后來說,增幅最多是主人力量的百分之五十”。
        
        現在是火劫之初,
        
        現在的十一境,十有八九都是那九位的部下或是后裔。
        
        那么,現在收死士,挑的其實不是境界,而是天賦,品行等等。
        
        五色神令可以賦予天賦,
        
        至于品行,夏極并不是很在乎,只要不是那種作惡到極致的就可以。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