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皇兄萬歲 > 169.新的敵人,蘇家劇變

      169.新的敵人,蘇家劇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關外,古城荒墟,雪落火焚,一派玄幻景象。
        
        夏極站在這景象中,回首往東。
        
        再東數百里就是封狼關了,太子在此處慘敗,之后的一幕幕還仿如在昨天,然而,這才多久,卻好似換了天地。
        
        夏允也正在往東看,她忽然察覺另一人與自己目光方向相同,便是側頭撇了撇,只見是蘇家的那位未來帝師,便是笑問道:“風先生也有親朋住在大商北域嗎?”
        
        夏極隨口道:“亡親埋葬之所而已。你呢?”
        
        夏允搖搖頭:“沒什么,只是想起了年輕時候的一些事?!?br />  
        夏極暗想“若是沒有斷章,怕不會印象這么深刻吧”,然后道:“你呂家的文首定了嗎?”
        
        “文首出世晚,還未定下?!?br />  
        兩人正在交談,身后忽然傳來一聲咳嗽:
        
        “呂允?!?br />  
        那呂家的儒生笑瞇瞇地站在她身后,夏允忽然察覺自己說的有些多了。
        
        儒生道:“風先生,其他人都快到了,早些分好火種,早些回歸吧?!?br />  
        “好?!?br />  
        三人走回。
        
        夏允好奇地看了一眼夏極,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為何對這個男人有一分親切之感,明明是初次見到。
        
        隨著對世家越來越深入的了解,夏允終于明白自己除了依順世家,再無別的可能,但正因為如此,她才覺得過去那種什么都不懂的單純日子,還真是有些彌足珍貴。
        
        ...
        
        蘇甜取出火種:“五顆?!?br />  
        儒生呂銀道:“我三顆?!?br />  
        吳四公主道:“我就兩顆?!?br />  
        周亡背著重劍,頭發都燒的卷起了不少,他冷聲道:“你們兩位夠了,足足五個時辰,至少每個人五顆吧?!”
        
        儒生呂銀嘆息道:“我們頻繁地遭遇火妖襲擊,差點被火種反噬,所以失敗了好幾次?!?br />  
        吳四公主仰天冷冷地眨著眼,嘶啞著聲音道:“多虧了呂允姑娘了?!?br />  
        夏允道:“蘇姑娘倒是偏心呢,知道有好的地方能采摘異火,都不帶我們去?!?br />  
        其他幾人,頓時給夏允投去贊賞的目光。
        
        可以可以,這還能倒打一耙,不愧是在凡塵的皇家長大的。
        
        周家的三丈雪蹙眉,眉心五瓣花仿如火焰燃燒,引開魔龍這種事竟然沒能讓她狼狽,顯然她實力確實妖孽,她踏前一步道:“何必如凡人商販,爾虞我詐,利益分配時,你遮我藏?”
        
        神家那穿著骷髏花鎧甲的男子忽地怒道:“世家之間,這點信任都沒有么?!”
        
        “你!”
        
        周亡雙瞳里幾乎都帶起了火焰。
        
        但對面那幾人卻也分毫不讓。
        
        這次異火之地的行動畢竟是蘇家發起的,
        
        蘇甜道:“分吧,一家兩顆?!?br />  
        “好?!?br />  
        很快,十顆異火火種就分光了,之后,各人各自告別,
        
        但很明顯,十人又分為了兩邊派系,進行第二次“分贓”去了。
        
        蘇甜又取出了一顆異火火種丟給三丈雪。
        
        后者愕然了下。
        
        蘇甜道:“其實,我們采了七顆火種,藏了兩顆?!?br />  
        三丈雪微笑了下:“多謝了?!?br />  
        在未出世家前,她和周亡或許對“世家的小聯盟”沒什么概念,但現在卻是一清二楚了。
        
        五大世家,對外一致,大事一致,但是在其他地方,可并不是一條心吶。
        
        周亡也是友善地看向夏極道:“待我周家國師出山,我定去人間與先生痛飲兩杯?!?br />  
        四人又稍稍寒暄,各自返回了。
        
        ...
        
        ...
        
        返回蘇家后。
        
        蘇家家主看到夏極和蘇甜還走在一起,這才重重舒了口氣。
        
        蘇甜把一顆異火火種,一顆不滅魔火火種丟給了家主,之后便是與夏極一起坐著蛟龍飛輦,往云霄而去。
        
        對,那青白色的火種就是不滅魔火。
        
        蛟龍飛輦無人做御手,蛟龍如是自己認路一般,乖巧地拉著飛輦穿過狹窄的空中回廊。
        
        飛輦穿過了三重天,又落到了四重天。
        
        蘇甜這才下車,一拉夏極的手,走向四重天后面的茫茫霧氣里。
        
        “我帶你去五重天?!?br />  
        看到夏極還是不動,蘇甜從懷里抓出了一把匕首,鏗然出鞘,把柄遞給他,唇角一翹,“不放心的話,架在我脖子上?!?br />  
        夏極:...
        
        蘇甜:“臨玉曾寫過一首詩,傳到了我這里,我很喜歡?!?br />  
        她輕輕哼著:“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br />  
        夏極:...
        
        他已經完全確認娘是個穿越者了,怕還是個沒有金手指的穿越者,所以,娘是走了文抄公的路線了嗎?
        
        蘇甜道:“我帶你上樓。樓上的風光與樓下不同。走吧?!?br />  
        她一拉夏極的手。
        
        如是牽著自家的弟弟,要往迷霧里走去。
        
        但夏極還是不動。
        
        該有的警惕還是要有,這一片區域是自己徹底不熟悉的區域,萬一是陷阱,那就是真的萬劫不復了。
        
        蘇甜拉不動他,卻也不勉強,坐在濃郁霧氣前道:“殺劫每五百年一次,稱為一小紀元。
        
        浩劫每一萬兩千年一次,稱一中紀元。
        
        而萬物歸虛的虛劫,一百四十四萬年一次,稱為一***。
        
        天地之氣,開開合合,由殺劫而生,由殺劫而滅。
        
        每一小紀元的殺劫既是危難,又是機會,因為它們會賦予人類更新的境界。
        
        換句話說,境界共有二十二層,最后一個殺劫會連同之后的紀元黃昏持續三千五百年,那時候不會再有新的力量了,就是純粹的殺戮。
        
        無論神佛仙魔,只要是長生種,在那三千年五百年時,都會死,反倒是僅有百年壽元的凡人不會受此束縛。
        
        但活下的人,也未必能夠跨越那一中紀元的浩劫。
        
        比起這些,你所看到的人間不公,看到的仇恨,其實都不是原則問題,隨時可以更改,完全不存在任何的阻礙,因為這只是短生種的視角。
        
        為求長生,為求大道,為求逍遙,就需要度過這一重又一重的劫難。
        
        我做的一切,正是為了渡這劫。
        
        ...
        
        我實話告訴你吧,每一次浩劫,能活過去的存在,絕對不會超過九個,但絕大部分的存在在遭遇浩劫前就會死去。
        
        南北,凡人為了衣食無憂,為了功名利祿而去努力,他們為的是活著。
        
        我們,又有何不同呢?
        
        你不是大道的異數,而是天意的寵兒,因為你在第一劫時擁有了黑皇帝的法身,而你偏偏又與我血脈同源,是我的家人。
        
        也許你還不明白血脈同源意味著什么?
        
        那我告訴你,這意味著在最末那三千五百年的紀元黃昏時,你和我是徹徹底底綁在了一起。
        
        因為第二十二重境界是:同血合道。
        
        也許你還不信任我,沒關系,時間還很長,不要浪費自己的天賦,不要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給別人,因為其他世家的老祖,甚至永生閣,太上殿的人,他們如果知道你擁有黑皇帝的軀體,會判斷出你的權重,然后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殺了你,以將你從最后九人的名錄里提前劃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