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超时空旅站 > 第56章谁也想不到!

      第56章谁也想不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唐宋端进来一大盆水果,分别用小盘子装好摆放在茶室的四周,这样空气中都有丝丝的果香,让人心旷神怡。
        
            王凡深呼吸一口气,露出满意的笑容。
        
            唐宋很贴心,不声不响话语也不多,但是伺候起人来,却观察入微,总能恰到好处,
        
            “主人,今天是想听我吹笛子,还是弹琵琶?”
        
            王凡喜欢喝茶,喝茶的时候喜欢热闹一点,所以每次王凡喝茶,唐宋就在一边凑趣。
        
            亏的她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要不然一个人还真满足不了,王凡诸多的要求。
        
            “吹笛子吧……”
        
            一阵悠扬的笛声穿过屋顶,冲向云霄之间,带着欢快跳跃的音符,在满是水果清香的屋子里回荡着,十分悦耳动听。
        
            王凡鼻子里闻着香味,耳朵里听着笛声悠扬,口中喝着茶,异常的惬意。
        
            门边的林嘉看了二眼,含笑而立。
        
            主人很久没有这样清闲过了,生活就该这样才对,而手下有人回报,说是江家在江城最大的酒店宴请商业大佬们。
        
            陈家和刘家的人已经赴宴了。
        
            林嘉探出头不时看看茶室里悠然自得的主人,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点小事要是他们都干不好,那就都不用混了。
        
            找个豆腐撞死算了!
        
            江城酒店宴会厅!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江潮面色一喜,迎了上去。
        
            “走,马上带人走,三分钟内全部撤离……”
        
            江家的族长面无表情冲着江潮喊了一句,却让满脸都是得意的江潮半饷没有缓过神来?
        
            什么?
        
            三分钟内全部撤离?
        
            这是什么操作?
        
            “族长,三分钟,这么多人,怎么撤的完?还有,我们走了,谁去找江锋?”
        
            “你是不是想死?三分钟,想活,三分钟马上撤!”
        
            江家的族长此时气急败坏,虽然压低着声音,但是那么多人都注视着江潮,他们之间的对话,又怎么会没有人听的到?
        
            江家人要撤走了?
        
            这是什么状况,刚才那江潮不是放下大话,让刘家人一天之内滚出江城,这江城以后就姓江?
        
            怎么这一见面,情况就及转而下?
        
            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有人发现随后走进来的陈宝和精神抖擞的刘老爷子,他们面色从容镇定,那刘老爷子眉飞色舞,似乎异常的高兴。
        
            刘一山挤到刘老爷子面前,把刚才江潮说的话还有自己接到的电话,都说了一遍,而那边不少保镖已经接到命令。
        
            让他们马上集合,三分钟之内离开江城。
        
            所有人都看出来不对劲了,那江家的家主浑身都是汗,此时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整个人有种站不稳的感觉,可是他在强撑着。
        
            强撑着没有让自己倒下。
        
            “姓江的,刘家的事情你给我马上解决,并且赔偿刘家的损失,还有你今天跪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一个誓言,只要我们陈家在江城,以后你们江家子弟,谁也不能踏入江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