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超时空旅站 > 第55章这是下马威?

      第55章这是下马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城这些商界的大佬们,都比较有钱,因为有钱比普通人更害怕死亡。
        
            特别是触目望过去,江家带来的这些保镖,足足好几百。
        
            而这几百人中,随便站出来一个小露一手,就足以威慑众人,这样的高手,江家居然笼络了几百人,真是恐怖如斯。
        
            本来有一二个大佬,有些不乐意,随身带着保镖,可是当他们的保镖不过一个回合,连枪支或匕首都被人缴械后,他们也彻底老实了。
        
            再看江潮脸上的表情,就很微妙了。
        
            “江家这是想干嘛?怎么没看到陈家人和刘家的人?”
        
            “这是来者不善呀!看那些人多嚣张,陈家和刘家怕是要糟糕了!”
        
            “对,刘老爷子人挺好的,这次押错人了!”
        
            “江家这么厉害,难怪在中州混的那么好!”
        
            ……
        
            宴会上小声议论的人还是不少的,说来那些大佬也觉得有些憋屈,说是江家族长宴请大家,可是到了现在客人都来了。
        
            江家族长却还没看到?
        
            这是对客人的一种藐视,可是在这武力威慑下,那些客人大多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敢小声议论,还偷偷的看江潮的脸色。
        
            生怕哪句话得罪了他!
        
            江潮环顾一下四周,看到江城这些商业大佬,平时都是耀武扬威的,此时一个个在那些保镖的注视下,战战兢兢的不时偷看他的脸色。
        
            他很喜欢这种被人敬畏的感觉。
        
            江家今天就要一雪前耻,让整个江城的商界大佬们都知道,谁敢惹他们江家,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大厅中最活跃的就是曾经的王副会长,此时他长袖善舞,手端着一杯酒,到处找人聊天,整个人精神抖擞。
        
            甚至还特意拉着江潮和几个江城的大佬碰头。
        
            “你们呀,后知后觉,过了今天,这江城就要姓江了,刘氏家族就要从江城剔除了,以后江城这边肯定是江潮少爷负责,大家多亲近亲近……”
        
            以王副会长曾经的地位,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让那几个大佬脸色一变。
        
            把刘氏家族踢出去?让江城姓江?
        
            好大的口气呀!
        
            “咳咳咳,王老板也不能这么说吧,市场不是谁一个人的,生意谁也做不完,也得公平竞争吧……”
        
            其中有一个和刘氏有亲戚关系的大佬,这会有些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公道话。
        
            江氏家族是厉害,但是也不至于说几句话,就能让刘氏家族滚出江城?
        
            刘氏家族不过是和陈氏家族交好而已,他们这是欺人太甚,拿陈家没办法就想打压和陈家交好的刘家,说来,真是不要脸。
        
            “是呀,市场那么大,公平竞争就好了!”
        
            刘老爷子的儿子刘一山没有去包厢,而是来到了大厅,这会看到自己亲戚为他们家说话,连忙帮腔。
        
            却没想到引来江潮一阵冷笑。
        
            甚至他故意当着刘一山的面打了一个电话。
        
            “我要刘氏集团一天内破产!”
        
            江潮的声音很大,说这句话的时候,场上那些正在交头接耳的大佬们,此时都瞪大眼睛,一副傻眼的状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