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詭異巫師世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暫留與感謝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暫留與感謝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改道去巫師宮殿?!?br />  
        “是,陛下?!瘪R夫拉動韁繩,往左改道前往此前伊凡與安東尼居住的宮殿。
        
        放下暗金色的布簾,懷爾德微微嘆息一聲。
        
        雖說劇院的事件已經解決,可如今伊里王國的供奉巫師伊凡與安東尼都已經死去……
        
        可若是不出意外,科林明日就會離開。
        
        倘若在他走后,伊利王國又再次遭遇詭異事件。
        
        那他便只能如同周邊其余貧弱的國家一般,寄希望于附近學派的有償援助。
        
        可學派的援助并不靠譜,無論是時間、效果、還是別的方面,都不及自己供奉巫師來的便捷有效。
        
        單從時間上來說,就很難解決。
        
        若是遭遇了詭異事件。
        
        伊里王國首先需要先將遭遇詭異的消息傳遞給學派……
        
        若是傳遞給距離伊里王國最近的學派,同時騎乘的還是王室豢養的魔獸混血馬,單程下來也至少需要二十天的時間。
        
        如此,一來一回至少需要四十天,這還是學派立即派人的情況。
        
        可通常來說學派并不能做到立即派人前往,如此,一來二去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
        
        當然,自然是還有其它方法通知學派,可最少也需要半個月。
        
        半個月……大部分的詭異事件,甚至連一個小時都能發生不少變化,更別說半個月了。
        
        懷爾德忍不住再次嘆息一聲。
        
        要說他不埋怨科林,那是不可能的。
        
        但……他也僅僅只能停留在埋怨,記恨沒有用……也不敢。
        
        又過了一會。
        
        馬車的速度漸漸減緩,巫師宮殿到了。
        
        懷爾德走下馬車。
        
        他來這里是為了將伊凡與安東尼留下的東西妥善收好,以便日后使用。
        
        來到宮殿門前,身旁的海登上前一步,用力敲響殿門。
        
        不多時,一名身姿婀娜的女騎士打開了門。
        
        這正是今日早些時候為他們開門的女騎士。
        
        懷爾德并不記得她的名字……畢竟,這不過只是安東尼的玩物而已。
        
        “國王陛下?!迸T士面色平靜問候道,如往日一般只是微微躬身,隨后便要開口拒絕國王的拜訪。
        
        “伊凡與安東尼大人……”
        
        懷爾德心情憂慮,并不愿和她多聊,轉頭向身旁的海登微微示意。
        
        海登心領神會,大踏步朝前走去,用力撥開女騎士,讓出門口的通道。
        
        “你?!”女騎士面露驚愕,氣憤的望著海登,原本還有幾分姿色的面容如今也因憤怒變得扭曲丑陋。
        
        她下意識想要反擊,可很快便反應過來,停下了動作。
        
        雖然她與海登二人同為騎士,但她只不過是一個初級騎士,還是用巫術強行提升而來,而海登則是身經百戰的大騎士……兩者之間并沒有可比性。
        
        她沉下臉,不去看海登,轉而沖著懷爾德說道:“懷爾德陛下,您就看著您的騎士這樣對待我嗎……這要是讓安東尼閣下知道了,您覺得他會怎么想?”
        
        懷爾德皺眉,表情愈發不耐煩。
        
        她們這些女人,總覺得自己似乎有了巫師作為靠山便可以為所欲為,但實際上誰都知道她們只不過是玩物。
        
        倘若真起了沖突,安東尼絕不會因為這樣的玩物與自己鬧翻……
        
        他并不想浪費口舌,自顧自繼續朝前走去。
        
        海登緊隨其后,在路過時對著她低聲道:
        
        “安東尼與伊凡都已經死了?!?br />  
        女騎士先是驚愕,難以置信,緊接著面色唰的變得慘白。
        
        “死了?怎么可能?!”
        
        “安東尼與伊凡大人今天中午才剛剛出去,現在還未到傍晚……”
        
        前面的懷爾德聽到女騎士的喃喃后,突然停住腳步,轉頭注視著女騎士疑惑問道:
        
        “在中午和我們一同出去之后,伊凡與安東尼并沒有再回過王宮么?”
        
        女騎士此時已經是一臉惶恐,見懷爾德問話,連忙跪倒在地,顫抖著回答道:
        
        “回國王陛下,安東尼…與伊凡在中午和您一塊出去之后便一直未回來過?!?br />  
        懷爾德聞言,不禁皺起眉頭。
        
        他記得安東尼與伊凡在檢查完劇院的血肉之塔后,可是和他說過需要返回這里,拿取一些必要的儀式物品。
        
        按他們二人離開的時長來說,回到此處綽綽有余……
        
        居然沒有再回來過么?
        
        懷爾德心里一突,加快腳步,來到伊凡二人居所。
        
        仔細搜尋一圈,里面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只剩一些譬如床鋪被褥之類的生活用品。
        
        見這幅場景,一個可怕的猜想緩緩在心中浮現。
        
        懷爾德背上忽的冒出大片的冷汗。
        
        當時伊凡與安東尼二人根本沒有回來拿取什么儀式所需的物品!
        
        而是已經悄悄離開!
        
        他張開嘴,輕輕喘息。
        
        倘若沒有科林,倘若是科林并沒有回來……
        
        “海登,備車,前往迎賓莊園。
        
        我要好好感謝一番科林閣下!”
        
        懷爾德深深吐出口氣,神色鄭重對門外的騎士海登吩咐道,疲憊的眼底滿是慶幸。
        
        ……
        
        迎賓莊園。
        
        仍舊是長廊尾端的那棟二層洋樓。
        
        甚至連接待的女仆也依舊是同一人。
        
        走到門前,接待女仆慢慢停步,從腰間拿出鑰匙,輕輕打開房門。
        
        而后將鑰匙取下,轉身恭敬的雙手遞給科林。
        
        “鑰匙給您,大人?!?br />  
        “嗯?!笨屏纸舆^鑰匙,邁步朝房內走去。
        
        “大人?!苯哟铜偼蝗粏柕?,“您需要晚餐嗎?”
        
        她頭顱微低,不敢直視科林的視線,內心有些忐忑。
        
        她本以為科林已經離開,可沒想到只是下午,科林便又再次回到迎賓莊園。
        
        而且,這次她看得一清二楚,竟然是國王陛下親自將這巫師大人送過來的,神情還十分尊重。
        
        她難免心里有些擔憂。
        
        雖說上次在最后她拜托凱西前往廚房,為科林等人取來了晚餐,但她一開始的態度并不是很好……
        
        瓊低著頭等待著科林的回答。
        
        可這時。
        
        嗒嗒嗒——
        
        長廊上響起了清晰的腳步聲。
        
        科林抬眼望去,微微挑眉,竟是國王懷爾德帶著海登到來。
        
        “科林閣下?!睉褷柕聛淼浇?,笑了笑懊惱說道,“我思前想后,科林閣下您拯救了查紐卡城,甚至拯救了整個伊里王國,我如何能不好好感謝您!”
        
        “當然,我也知道科林閣下您專注修煉,所以感謝并不是宴會之類……”
        
        說到這里,他頓了下,又道:“您知道為何伊里王國能請到兩位巫師供奉嗎?”
        
        7017k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