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气运大会上元婴期一桌 > 第5637章 三大宇宙出手

      第5637章 三大宇宙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鸣暗中观察,最终确定,魂一鹤的确没来,难怪各大宇宙,没有联手找陆鸣他们麻烦。
        
        不过,造物仙阙这么重要的地方,魂一鹤居然不来,这让陆鸣很奇怪。
        
        魂一鹤一定在经历更加重要的事情。
        
        陆鸣不由想起魂一鹤获取宇宙境精血一事,难道魂一鹤在炼化宇宙境精血?
        
        不管怎么说,魂一鹤没来,暂时对洪荒宇宙更有好处,陆鸣退回到无字石碑的别院之中。
        
        转眼间,各大宇宙进入造物仙阙,已经过去了数年。
        
        这一日,又有一批人来到无字石碑别院附近。
        
        是圣光大宇宙的人。
        
        为首的,是两位九变仙王。。
        
        “这座别院,还没有探查过,不知道是被哪个宇宙占据了?”
        
        圣光宇宙一位七变仙王道。
        
        “不清楚,反正现在所有别院都有人,这座别院,也不例外,不过这些别院中的世界,都没有太珍贵的宝物,仙级宝物,都被人拿走了?!?br />  
        一位九变仙王道。
        
        经过数年的探索,各大宇宙的高手,渐渐对这些别院中的世界失去了兴趣。
        
        因为,没有太高级的宝物,都是仙级以下的。
        
        仙级以下的宝物,对于仙王来说,无大用。
        
        所以,对这些没有探查过的别院,他们并没有太热衷。
        
        就在这时,阴虱空走了过来。
        
        没错,阴虱空这几年,一直守在附近。
        
        经过几年的调养,他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只是心里对唐枫,陆鸣等人的怨恨,依然很深。
        
        “阴虱空!”
        
        圣光大宇宙的人,立刻露出戒备之色。
        
        虽然现在阴阳两界各自内乱,混战不休,但阴界与阳间自古以来对立,彼此厮杀无数年,彼此之间的戒备心,依然很强。
        
        “圣光宇宙的诸位,不用紧张,我无意与你们为敌,而且只有我一人,也不是你们的对手?!?br />  
        阴虱空微笑道,在距离圣光宇宙诸位仙王数万米之外停了下来。
        
        “哦,阴虱空,那你走出来干什么?”
        
        圣光宇宙一位九变仙王反问。
        
        “你们占据这座别院的,是哪个宇宙吗?”
        
        阴虱空继续满脸微笑,眼神深处,闪过狡黠之色。
        
        圣光宇宙仙王,盯着阴虱空,在等他的下文。
        
        “是洪荒宇宙!”
        
        阴虱空继续说道:“陆鸣,唐枫,轩辕逸...洪荒宇宙的高层,都在里面...”
        
        “阴虱空,你是想借我们的手,除掉洪荒宇宙的人吧,而且看起来,洪荒宇宙的这些人,很不好对付,不然以你的修为,早就杀进去了,何须将消息透露给我们?!?br />  
        圣光宇宙一位九变仙王道,一眼就看穿了阴虱空的想法。
        
        阴虱空脸色未变,一点也不意外。
        
        仙王一个个都是老谋深算,他这点心思,自然瞒不过对方。
        
        他也没想瞒过对方,他深知圣光宇宙的人,比他更想除掉洪荒宇宙。
        
        这是阳谋。
        
        “不错,我曾经进去过,却被他们打伤了,唐枫、陆鸣,轩辕逸,飞凰,魂命...这些人的天赋太恐怖了,进步极快,再过一些年,让他们的潜力完全开发出来,恐怕会比当年的人族三王更加的厉害?!?br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