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氣運大會上元嬰期一桌 > 第5636章 沒來?

      第5636章 沒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血邪皇狼狽的從別院大門沖出去,渾身是血,身上還有多處傷口,一張臉因為憤怒而扭曲,冰冷的殺機,讓陰虱空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陰虱空、古涼等人,都懵逼了。
        
        這是怎么回事?
        
        血邪皇怎么一副受創狼狽而逃的模樣?洪荒宇宙的那些人,能將血邪皇打成這樣?
        
        血邪滅仙術一出,洪荒宇宙的人,不是死定了嗎?
        
        難道,洪荒宇宙中還隱藏了高手?
        
        “前輩,這...這是怎么回事?”
        
        陰虱空與血邪皇比較熟,并且自身也是九變仙王級別的存在,所以大著膽子問道。
        
        “洪荒宇宙,暗中還隱藏著高手,我一時不慎,遭到了偷襲?!?br />  
        血邪皇道。
        
        他說的話,半真半假。
        
        他的確遭到了偷襲,但沒有說偷襲者的修為是什么級別,所以陰虱空等人一聽,下意識的就以為,偷襲者的修為,是半步宇宙。
        
        也只有半步宇宙偷襲之下,才能將血邪皇傷成這樣吧。。
        
        “洪荒宇宙暗中居然有‘帝皇’相助,前輩,那我們要不要找更多的“帝皇”來徹底滅殺洪荒宇宙?這些人的成長速度,實在讓人心驚?!?br />  
        陰虱空道。
        
        血邪皇搖了搖頭,道:“暫時各位‘帝皇’都在爭奪造物主道場,這才是重中之重,而且我們目前最大的敵人,不是洪荒宇宙,而是混墟陣營,他們那邊的半步宇宙,對我們虎視眈眈,我們一旦分出太多力量,他們就會乘機進攻?!?br />  
        “如今宇宙海戰亂不休,洪荒宇宙屬于陽間,有些人,比我們更想除掉洪荒宇宙,我們不急?!?br />  
        陰虱空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清楚,血邪皇說都不錯,他們目前最大的敵人,是以混墟宇宙為首的混墟陣營,洪荒宇宙遠在陽間,而且畢竟那些人修為還弱,對他們的威脅,遠沒有混墟陣營大。
        
        “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洪荒宇宙也要除掉,等造物主道場爭奪有了結果,能藤出手來,我會帶人動手的?!?br />  
        血邪皇說完這一句,不在停留,身形一閃,就離開了此地,消失在造物仙闕深處。
        
        血邪皇一走,古涼等冥河大宇宙的人,也不在停留,離開了此地。
        
        “我們怎么辦?”
        
        陰邪大宇宙,一位八變仙王問陰虱空。
        
        “我們先離開,等諸位‘帝皇’騰出手來,再對付洪荒的那些余孽?!?br />  
        陰虱空冷聲道,臉色陰沉,眼中滿是怨恨。
        
        隨后,陰虱空等人也離開了原地,但不一會,一道身影一閃,陰虱空居然去而復返。
        
        這一次,只有他一人。
        
        “不行,若是我們離開后,洪荒宇宙的人悄悄的離開,豈不是便宜他們了,我要盯著他們...”
        
        陰虱空低語,感受到身體傳來的陣陣刺痛,他真的恨透了洪荒宇宙的人,他不甘心就這樣離開,想要暗中盯著。
        
        他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一邊療傷,一邊盯著洪荒宇宙所在的那座別院。
        
        “有人過去了,是酆鬼大宇宙的人?!?br />  
        數日之后,陰虱空眼睛一亮。
        
        酆鬼大宇宙,有七八位高手,來到了洪荒宇宙所在的這座別院。
        
        陰虱空立刻露出期待之色,期待酆鬼大宇宙能和洪荒宇宙的人廝殺起來。
        
        可惜,他失望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