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yjbeh"><strong id="yjbeh"></strong></p>

    <track id="yjbeh"></track>

    1. 筆下文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下文學 > 洪武皇帝嫡孫,朱允熥 > 158 論科舉

      158 論科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皇.........黃表弟到!”
        李延遲中氣十足一聲喊,讓室內的歌舞為之一頓。
        “這是什么禮數?”就在景清疑惑之時,忽見曹國公李景隆,解縉還有鐵鉉都正色站了起來,而且鐵鉉還不動聲色的拉了一把他。
        只見一個長身玉立,面如冠玉的年輕人笑著進來。
        “諸位,在下做了惡客,叨擾諸位的雅興了!”年輕人拱手笑道。
        “您......說哪里話!”李景隆迎上前,“都是自己人,何來惡客的說法?!?br />  說著,竟然把那年輕人迎到了主位上。
        解縉也笑道,“既是客,當尊為上?!?br />  鐵鉉一時不知說什么好,只能拱手長揖。
        “既然是來消遣的,何必這么多禮!”
        黃表弟自然就是朱允熥了,一進來就成為室內的焦點。
        景清從側面看看他,低聲對鐵鉉道,“莫非,這位黃表弟,也是個身份規劃總的勛貴?”
        鐵鉉問道,“何以見得?”
        “愚弟看,兄臺你和曹國公,還有解學士,都對他........”景清說的還算含蓄,潛臺詞是這人一進來,你們仨臉都變了。
        鐵鉉不會撒謊,想了片刻,低聲道,“賢弟說的沒錯,這位黃表弟身份其實比曹國公還要貴重一些?!闭f著,頓了頓又道,“他人其實極好的,性子寬厚,心胸豁達。一會,賢弟還要和他多親近親近!”
        隨即,又低聲交待道,“其實這樣的場所我也不愛來,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我即將外放為官,朝中有些助理,自然大有裨益!”
        “這個愚弟省得!”景清低聲笑道,“我又不是呆子!”
        ~~~
        雅室內歌舞曼曼,這等地方的歌舞好就好在不會尋賓奪主。
        既可以讓客人們充滿視覺享受,又不會影響他們彼此說話的聲音。
        “這位是?”解縉看著在李景隆身邊,正襟危坐的楊士奇問道,“看著面生!”
        “解學士,晚生楊士奇!”楊士奇知道對方是皇太孫的侍讀出身的翰林學士,不敢托大,恭敬的說道。
        豈料,這做派讓解縉有些不喜,“哎,私下里什么學士學士的,我又沒什么真才實學!”
        “學士說笑了!”楊士奇面上一紅,但態度依舊恭順。
        “說起來,你們二人還是同鄉呢!都是江西吉安人!”李景隆笑道,“士奇如今在我府中位列西席,教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讀書?!闭f著,又笑道,“他在你們江西,也是才子呢?”
        “你也是吉安府的?”所謂親不親故鄉人,解縉一聽對方是自己的同鄉,當下大喜,搖著折扇笑道,“想不到今日我還能在此地遇上同鄉!”說著,有些感嘆道,“我已經許久沒有回鄉了!”
        隨即,展顏一笑,繼續笑道,“你也是才子,可我怎么沒聽說過?你是哪家書院的?座師是誰?”
        他生性本就有些不羈,有些恃才放曠,如今又是春風得意的東宮進臣,再加上喝了些酒,所以說話沒有太過深思熟慮。
        這話,擺明了要對方難堪的。
        楊士奇面有尷尬,低聲道,“晚生早年間游學四方,并未在某處書院讀書!”說著,頓了頓,“而且,晚生還沒有科舉晉身,沒有座師!”
        “你未科舉?”解縉奇道,“是沒考中嗎?”
        他這話又是犯了情商低的錯誤,讓人有些下不來臺。
        “是,晚生愚鈍!”楊士奇剛感尷尬,低聲道,“去歲不中,便留在了京師,幸得曹國公賞識,一邊教書一邊繼續苦讀,準備秋闈再戰!”
        “科舉都沒中,算不得才子!”解縉搖著扇子說道,“其實現在,我大明朝的科舉,已經簡單至極!”
        說著,唰的一下收攏扇子,繼續說道,“國朝科舉取士,無非就是那幾本圣人學說。而與前朝各門學派的注解不同,我朝獨尊朱子!”
        說到此處,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著道,“只要把朱子的注釋都背下來,科舉的時候格式不要錯了,自己工整一些沒道理不中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狠狠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